順勢而下……

「啪……」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隻拖鞋準確無誤的啪在了劉拓的臉上,所有人在這一刻震驚了……

「我滴個媽媽啊,老楚頭,你咋被人揍的這麼慘?」

葉浪滿是燦爛笑容,嘿嘿著湊了上前,在所有人震驚的表情中,撿起自己的拖鞋穿在腳上…… 「浪哥……」

已經絕境的楚歡,本已絕望,可葉浪的突然出現,讓楚歡頓時看到了黑暗前的黎明!

「浪爺!」

余天頓時激動的大吼,屈辱感,痛楚在這一刻瞬間爆發,在幾百人的陣營中,葉浪就這麼如若無人似得走了進來,正在那穿著拖鞋呢!

劉拓摸了摸自己發痛的臉頰,頓時勃然大怒,自己居然被人拿拖鞋抽了臉,饒是冷靜的劉拓也忍不住大喝「尼瑪的,你是誰?」

「啊?哦,我就是一個教書的,看到你們這麼多人在這裡玩耍,忍不住過來跟你們玩會,沒打擾吧?」

葉浪自顧自的抽出一根煙點燃,深吸了一口,吐出一縷青煙,讓劉拓嘴角抽了抽,大喝道「你找死!」

劉拓原本白皙的臉頰,多了一絲血色,雙眼一怒,大喝一聲,周圍數十人頓時沖向葉浪,手中的片刀紛紛揚起!

「哎!」

葉浪長嘆一聲,似乎是並沒有看到衝來的人群,無論是楚歡還是余天,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劉拓一方的人紛紛冷笑觀看,這到底是從哪蹦出來個煞筆?真是不怕死,看著獃獃未動的葉浪,眾人只以為嚇傻了,不敢動而已,那眼神是絕望吧?

「殺!」

足足幾十人衝鋒而來,將葉浪包圍在其中,手中的攻擊也隨之而落,就在這一瞬間,葉浪猛的抬起頭,這一刻的葉浪,似乎與剛才截然不同,眼神中爆發出的精光,何止明亮?

「唰!」

葉浪動了,速度奇快,一個跨步一腳踹在最前方的一人身上!

「嘭!」

這一腳可謂是踹的實實在在,好似爆發出無盡的力量,男子一口鮮血吐出,力量之大讓男子胸前都是凹陷了一塊,旋即身子橫飛了出去,將身後十數人撞翻!

這一刻,全場寂靜,紛紛震驚的看著葉浪,就連衝上來的那些人都紛紛傻眼,葉浪的動作卻為閑著,穿梭在人群之中,不時伴隨著一道道人影倒下!

手中的片刀紛紛脫手,葉浪的手掌不停的拍在片刀的刀把上!

「嗖嗖……」

一柄柄片刀掛著風聲爆射而出,紛紛爆射向眾人倒地的方向!

「噗嗤!」

那一把把片刀,好似有了靈魂一般,並未傷及人姓名,全部準確的穿透那些人的衣服,將那些人定在了地面上!

「嘶……」

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他么簡直是在拍玄幻大片,不敢相信這一幕是真的!

楚歡與余天一方,則是忍不住差點大吼起來,太牛比了,太帥了!

「啊……啊……」

葉浪身後,有著一名身高馬大的光頭男子,由於跑的比較慢,當他跑到葉浪身後之時,幾十人已經紛紛倒地,光頭男子氣勢洶洶的吼叫也變的越來越小,到最後只剩下滿臉的驚恐與張大的嘴巴,雙手持刀還保持著就要落下的姿態!

葉浪回頭之際,頓時一驚「哎呀我滴個媽媽啊,好亮的大燈泡!」

定睛一看,尼瑪,這才發現是一個大光頭,下意識的問道「你要幹啥?」

大光頭快哭了,眼前這個人不是人,簡直是魔鬼,顫抖著身形,左看右看,抽出自己的片刀,嘭的一聲,橫拍在自己腦袋上,旋即兩眼一翻裝作昏了過去!

葉浪微微一愣,旋即有些好笑,深吸了一口煙,看向同樣震驚的劉拓「行了,你自己來吧!」

話落,葉浪對著劉拓勾了勾手指,劉拓雙眸一凜「朋友,你到底是誰?」

劉拓此時後背一陣發涼,劉拓出身與武術世家,對於一些攻擊動作,遠比常人所了解,然而眼前之人,他卻看不透,恐怖如斯!

「別廢話,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自己來,趕緊麻利的!」

葉浪將手中的煙頭泯滅,輕聲對著劉拓說道!

「想死?我成全你!」

劉拓面色變了幾變,如果自己不出手,恐怕自己威信會一瀉千里,如何還能領導眾人,當即一咬牙,怒喝一聲,手持開山刀也是沖了上前!

對待劉拓,葉浪沒打算浪費時間,乾淨麻利快,劉拓沖的快,回來的時候更快!

「嘭!」

「嗷!」

劉拓連葉浪的身影都沒看清,身子直接划著地面飛了回來,手中的開山刀早已脫手,劉拓感覺自己被犀牛撞了一般,捂著腹部,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酸水不停的從嘴裡露出來,痛的全身都青筋暴露!

此時,開山刀正好落下,葉浪身形一躍,一腳踹在開山刀上!

「嗖!」

開山刀在空中旋轉著,快速襲向劉拓,劉拓瞳孔一縮,掙扎著想要站起身形,卻發現整個身體都在發麻,按照這個趨勢,開山刀旋轉到這裡,正好斬掉自己的腦袋!

劉拓眼中充滿了不甘,自己馬上就要收拾掉楚歡,統一了河西了,將來還要統一紫禁市,然而就是因為眼前這個褲衩背心的男子,心中怒火熊熊燃燒「啊,我是劉拓……」

劉拓怒吼著,掙扎著,站起身前,竟然是堪堪站起了身形,葉浪眼前一亮,這一腳葉浪出的很有分寸,若是常人恐怕半個小時之內都沒辦法起身,這劉拓居然硬生生的站了起來!

「嘭!」

此時,開山刀已至,正好橫拍在劉拓的胸口上!

「噗!」

一口鮮血飈射而出,劉拓直接橫飛了出去,擦著地面又滾出了十幾米,哇的一聲又吐了打一口鮮血,胸口這才舒服一些!

在開山刀擊中劉拓的時候,葉浪的身子也跟著動了,身形一個踏地,如幽靈般竄了出去,速度快到了極致,一把接住半空中的開山刀,幾個閃爍便來到了劉拓身前!

手中的開山刀當即便橫在了劉拓的脖頸,一股冰冷讓劉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開山刀剛好莫過劉拓的脖子,脖頸之處,一道淡淡的血痕浮現,只要葉浪稍微一動,開山刀就會切斷他的命脈!

「咕嚕!」

劉拓吞了一下口水,脖頸之處的痛楚讓劉拓清醒了一分,看著眼前的葉浪,那漆黑的眸子讓劉拓看不穿,這一刻,劉拓似乎做了什麼決定!

葉浪微微一笑「你輸了……」

葉浪收起開山刀,將手中的開山刀甩了出去,嗖的一聲,開山刀爆射在劉拓的那些小弟腳下,頓時壓制那些蠢蠢欲動的小弟!

「大哥,我要跟你,我想跟你混……」

未等葉浪把話說完,劉拓猛的起身,對著葉浪大喝道,葉浪微微一愣,旋即一臉惡寒「尼瑪,你們一個個都是什麼毛病,好好的社會都不混,非得混我,有毛病啊?神經病啊?缺心眼啊?日了狗了……」 葉浪無比糾結,難道現在黑社會這麼不好乾了?都要轉行了,見一個就要跟自己混,搞什麼飛機?

「草,劉拓,你還要不要臉,我大哥是你想跟就能跟的?」

葉浪還未說什麼,楚歡倒是站起身形,滿臉不忿的指著劉拓,葉浪嘴角一抽,忍不住看向楚歡!

劉拓看了一眼楚歡,又看了一眼葉浪,眼中閃過一抹不甘「大哥,我劉拓自認為此生不凡,卻深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而您就是我一直所忌憚的人外人,天外天,我劉拓願意跟隨於您,鞍前馬後,征戰江山,製造屬於我們的秩序!」

葉浪眼神閃爍著精光,看著眼前劉拓,楚歡面色頓時一變,看到葉浪眼中的變化,暗道一聲葉浪不會是要收了劉拓吧,忍著身上的傷勢,劉拓殺了他多少兄弟?到剛才還在生死相向,如果劉拓跟了葉浪,那自己還如何報仇?

「浪爺,你一句話,上刀山,下火海,我楚歡在所不辭,命是你給的,你什麼時候想拿去,隨時!」

楚歡沒有劉拓那般會說,但是句句發自肺腑,話語之中滿是焦急,余天也急忙站到楚歡身前「浪爺,還有我!」

葉浪咬了咬嘴角,看看楚歡,又看看劉拓「你想跟我?」

「是,老大!」

「你也想跟我?」

「是,浪爺!」

「好吧,走,你們都跟我去教書,社會不好混啊,我們去教育界發光發熱!」

葉浪嘆息了一聲,抽出一根煙點燃,深吸了一口煙,吐出一縷青煙,滿臉憂愁的說道!

楚歡與劉拓同時一愣,什麼鬼?教書?

周圍眾人紛紛錯楞的看著這一幕,什麼情況?現在是打還是和?一干數百人皆有些不明所以然!

劉拓以為葉浪在考研自己的決心,當即大手一揮「所有人都聽著,我眼前之人,葉浪,是我劉拓的老大,都給我記住了,否則別怪我劉拓翻臉不認人!」

「是,浪爺!」

眾人急忙高聲喊道,劉拓都叫老大了,那他們自然得稱呼為爺啊,紛紛看向葉浪,牢記住這張臉!

數百人齊聲大喊,這場面不可謂不大,楚歡見到這一幕頓時急了,急忙喊道「是我楚歡的兄弟給我聽著,葉浪,是我老大,我的命都是他給的,你們都給我死死的記住,聽見沒?」

「是!浪爺!」

僅剩的十數人紛紛大聲喊道,但聲勢自然比劉拓一方少了很多,心中儘是不甘於焦急!

見兩人這副模樣,葉浪擺了擺手「罷了,罷了,言歸正傳,我最後在問一次,你們真的願意跟我?哪怕付出血的代價!」

「浪爺,我命就在這,想要,隨時給你!」

楚歡身形筆直,拍著胸口,對著葉浪保證,劉拓也不甘示弱,站起身形「老大,我的命雖然不值錢,但是能為你擋子彈!」

楚歡自然是沒有劉拓能說,處處落了下乘,忍不住急喝道「劉拓,你他么什麼意思?老子告訴你,之前的事還他么沒完,你別想著跟我稱兄道弟!」

劉拓冷笑了一聲,淡淡道「你?還不配,不是老大,你已經死了!」

「劉拓!」

楚歡大喝一聲,雙眸瞪的老大,眼中儘是凶光,劉拓抬起頭看向楚歡,臉頰之上儘是冰冷!

「你們當我不存在?」

葉浪眉頭一挑,兩人頓時一哆嗦,急忙低頭!

「既然我們願意一起打破這秩序,那以後就是兄弟,如果讓我發現誰在背後捅兄弟刀子,你們可以想想後果?」

葉浪聲音不大,卻不容置疑,很明顯,葉浪非常清楚兩人之間的問題,擋在兩人中間的問題,自然是那些死去的兄弟,很明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解決的,但是葉浪必須告訴他們自己的底線!

「是!」

劉拓微微躬身,急忙應道,楚歡雖然心有不甘,攥著拳頭,咬著牙道「是!」

重生之趙小涵向前衝 「這就完了?」

葉浪眉頭一挑,頗為不滿意!

劉拓顯然比楚歡聰明了不少,看了葉浪一眼,眼中閃過一抹猶豫,但還是轉身走到楚歡身前,伸出手淡淡道「兄弟……」

「兄弟?」

楚歡咬著牙,雙眼噴火的看著劉拓,旋即與劉拓握在了一起,兩人手掌不停暗自發力,較勁不已,楚歡咬著牙小聲說道「我兄弟的血不會白流,劉拓,你給我洗乾淨脖子等著我!」

「手下敗將,隨時奉陪!」

劉拓嗤笑一聲,同樣微不可聞的聲音回答道,兩人眼神中儘是不對付的神色,手掌暗自較勁的力量不由加大!

「哎呦,砂鍋一樣的拳頭,咋練的?」

葉浪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兩人拳頭旁,嘿嘿一笑的問道!

「唰!」

兩人同時閃電般的分開,冷哼了一聲,轉頭不在看對方!

余天在旁看的真切,幾番較量下來,楚歡都落了下乘,余天心中也是頗為不舒服,急忙上前道「浪爺,我們的組織是不是要取個名字?」

楚歡與劉拓眼中同時一亮,葉浪點了點頭,轉頭看向楚歡與劉拓「你們覺得呢?」

「老大,您姓葉,葉分開就是口十,不如叫口十組織如何?」

劉拓思索了片刻緩緩說道,楚歡呸了一聲「這名字一點都不霸氣,浪爺,我覺得您單名一個浪字,不如叫浪幫,這名字霸氣不?低調社會有內涵,高端大氣上檔次!」

總裁難伺候 葉浪翻了翻白眼,差點一口口水嗆死,尼瑪?口十組織?浪幫?我滴個媽媽呀,這些無語的名字,兩人是如何想出來的?

「噗!」

「你這名字是人能想出來的?」

劉拓不忘損一下楚歡,不忘記剛才之仇!

葉浪抬起頭,看向漆黑如墨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氣,吐出一縷煙,手指微動,將煙頭彈了出去,一個完美的弧度最終落地,葉浪這才緩緩道「誅神……」

劉拓與楚歡同時一愣,看向葉浪,此時的葉浪眼中漆黑的眸子吞噬不定,身形如標槍一般,似乎在葉浪體內隱藏著洪荒之力,那種氣勢讓人不可小覷,兩人同時下意識的說道「好名字,霸氣……」

「怎麼樣?牛筆不?我這腦子,我自己都佩服!」

帥不過三秒,葉浪一改剛才悟道一般的姿勢,轉過身形對著兩人一陣齜牙咧嘴,讓兩人頓時紛紛無語…… 兩人剛才還滿臉崇拜,然而回過頭面對的卻是一排板牙,倍感無奈!

「誅神……」

劉拓思索著,旋即一拍大腿「好名字,老大,就定誅神了!」

楚歡也是很興奮,眼中冒著精光「誅神,哈哈,以後這個名字一定會響徹整個紫禁市!」

葉浪深吸了一口煙,手指彈了彈煙灰「不光是紫禁市,還要整個世界!」

斷點幸福 葉浪的話語聲音不大,卻給人一種不容置疑的魔力,頓時讓兩人心潮澎湃,相視一笑,又是一愣,見到對方的笑臉,兩人頓時如吃了蒼蠅一般的噁心,臉上還保持著笑容的僵持,急忙轉頭撇向一旁!

葉浪不由有些發笑,兩人的小動作他都看在眼裡,血流了這麼多,自然不可能憑白一兩句話就能和解,只要不出什麼大亂子,就隨兩人去吧!

葉浪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著,旋即湊到兩人身前,摟住兩人的肩膀問道「咦,你說我現在是不是你們的老大?是不是誅神組織的老大?」

兩人同時一愣,異口同聲說道「肯定是啊,老大!」

「是啊,你看,我是你們的老大,又是誅神的老大,我現在連身像樣的衣服都沒有,哎,我倒是沒關係,就怕丟了咱們組織的人啊!」

葉浪搖搖頭,一臉惋惜的說道,劉拓眼前一亮,瞬間明白了葉浪的意思,急忙道「老大,交給我……」

於是,葉浪,劉拓,楚歡,余天,坐著一輛賓士S400離開,劉拓的手下紛紛滿臉疑惑撤退,不僅沒沒拿下楚歡,反倒成了楚歡的小弟,哦,還多了一個爺,同時也變成了誅神組織的成員,搞什麼飛機?

坐著劉拓的S400葉浪忍不住咋了咋舌,這看看,那看看,幽幽道「哎,是比破麵包好多了!」

楚歡聽聞此話,頓時一陣糾結,本來這一切都是他的,只不過是不敵劉拓被搶去罷了!

劉拓得意一笑,葉浪再度說道「好東西嘛,要一起分享,既然現在都是兄弟了,當然要生死與共了,西區這麼大,劉拓你一個人也管不過來,你跟楚歡一人一半吧!」

楚歡微微一愣,劉拓也是眉頭一挑,但卻並未說什麼,點頭道「是,老大!」

楚歡並未答話,心中頗為有些不舒服,攥了攥拳頭張了張嘴也未說些什麼,葉浪倒是如沒見過一般,在車上摸這摸那的!

……

紫禁市,雖是六朝古都,人傑地靈,卻也是一個充滿現代感的繁華大都市,市裡的燈火通明,高樓大廈,與那貧民區的一幕,不可同日而語!

車馬人流的人群,絲毫不受小雨的影響,紙醉金迷的霓虹燈,讓人應接不暇,葉浪,楚歡,劉拓,余天,一行四人,來到一處百貨商場!

能矗立在中心街的百貨商場,價格絕對不菲,但這對於擁有整個西區的劉拓來說,並不算什麼,手中的銀行卡已經備在手裡,準備隨時付款呢!

本以為葉浪最起碼也得挑幾身名牌,卻沒想到葉浪一路都是看大褲衩,小背心,吃驚的抓著一件耐克的黑色褲衩「我擦,一個破褲衩八百多?搶劫啊?服務員有沒有十塊錢三件的褲衩?」

「噗!」

三人不由錯楞的看著葉浪,我擦,還喊這麼大聲,周圍眾人不由紛紛看來,這尼瑪,丟人啊!

服務員更是一百個不樂意,翻著嘀咕「窮鬼……」

服務員聲音不大,卻清晰的傳入三人耳朵內,三人面色同時一沉,楚歡橫跨一步,喝道「草,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