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紅急眼了,盯著林逸焦急的質問道。

「你個傻丫頭,咱們以後在一起的日子此可長著呢,這裡的寶血對我來說意義已經不大了,因為我吞服過真龍寶血,而且我的血脈本身就無比的強大,這一處上古戰場內的寶血對我來說實在太弱了,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可你不同了啊!」

「這上古戰場存在了無數年,怨氣衝天,煞氣驚人,這裡對你來說簡直就像是天生的樂園,你在這裡修行絕對可以一日千里!」

林逸盯著楚紅認真的說道,楚紅在這裡就像是如魚得水,不但不會有太大的危險,反而還會有很大的好處。

可林逸卻不行了,雖然這些怨氣不會對現在的他造成什麼影響,可時間久遠之後,卻也同樣能夠對他產生極為嚴重的負面情緒,甚至弄不好還會影響他的性情。

所以,他不可能留在這裡很久,當然最重要的是他要去尋找讓朱陳第九都如此心動的小世界,如果不能夠進入其中提升自己的修為,如何有實力去祖山救溫玉呢?

他又如何有能力把朱陳飛從祖山之上趕下來呢?他林逸說出去的話,那是一定會變現的。

楚紅看著林逸一個箭步沖了上去,緊緊的抱住了林逸的脖子,有些委屈,有些哽咽的說道:「可你一個人去那神秘的小世界萬一有危險了怎麼辦?」

「呵呵,你個傻丫頭,你放心好了,朱陳第九雖然實力不錯,可跟你的男人相比他差的遠了,他需要有人合作,可我卻不需要,而且我可以保證,我一定能活著歸來怎麼樣?」

林逸大手輕輕的拍了怕楚紅的肩膀,寬慰到。

「那好吧!不過你一定要記住,小玉還等著你救呢,還有,你還有那麼多親人朋友都在華夏等著你呢。」

楚紅抿嘴,無奈的說道。

這些日子,一直跟隨林逸在一起,她甚至都已經習慣了有林逸的日子,現在讓她一個人在這裡修行,這心裡還真是有幾分被拋棄的了感覺。

就算心裡明知道這樣是最正確的選擇,可她依舊有點不想去。

「放心了,走吧!」

林逸咧嘴輕鬆的笑道,隨後拉著楚紅的小手就朝著裡面幽靈世界走去,人如其名,這裡也同樣如此,到處都給人一種陰森森,慘淡淡的感覺,彷彿這裡便是魔鬼,幽靈的樂園一般。

可僅僅只是走了數十米之後,林逸卻突然眼睛一瞪,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

楚紅不解的看著林逸問道。

「呵呵,龍婆我倒是沒想到你竟然能夠找到這裡來了?」

林逸緩緩轉身,看向了背後。

「什麼?龍婆來了?」

楚紅一聽,頓時神情有些緊張的順著林逸的目光看向了遠處。

龍婆那可不是一般人啊!朱陳第九的貼身護衛,而且又是老一輩的強者,實力滔天,絕非一般人能夠輕易招惹的。

慘淡淡,凄兮兮的朦朧之中,龍婆的身影宛如鬼魅一般緩緩浮現出來,一雙蒼老的眸子,在這一刻,簡直陰沉到了極致,宛如真正的厲鬼一般恐怖可怕。

「沒想道,你竟然能夠感覺出我的存在,有些意思啊?」

龍婆站在數十米開外的朦朧陰氣之中,盯著林逸神色怪異的冷笑道。

「呵呵,沒辦法,你們朱陳家禁地的玄龜被老子斬了,得到了不少的好處,所以算是實力暴增吧!」

林逸咧嘴,輕鬆的冷笑道。

「什麼?」

龍婆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禁地之中是什麼,她作為朱陳第九的貼身護衛,作為朱陳家的老功臣,還真是知曉一些,很清楚那禁地之中的守護神的確是玄龜。

不過,下一秒。

龍婆卻不屑的冷笑了起來,「那玄龜存在了無數年,實力通天,便是聖主也未必能夠斬殺,你能殺它?簡直就是笑話!」

「呵呵,是嗎?」

林逸聞言,嘴角上揚浮現了一抹輕蔑不屑的冷笑,看的龍婆心頭一驚,而後,催動煉化的玄龜殼,體內浮現了一抹抹奇怪的紋路,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龜仙人一般。

雖然……造型看起來不太雅觀,不過現在林逸也顧不得許多了,能夠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而且這玄龜殼在無物不焚的紅蓮業火中都能夠堅持住不融化,已經足以說明了它的強大跟恐怖。

這次,也就是為了在龍婆的面前證明一下,否則,他哪裡需要讓這玄龜殼顯現出來?只需要催動讓它隱藏在自己的表皮之下就行了。

到時候,抗擊打的能力,防禦能力,那可都是一等一啊!

要知道,就算是一個普通的烏龜殼那防禦力都是無比驚人的了,更不用說他這個可是上古玄龜啊!

現在,恐怕一般的仙器都不見得能夠破開他的防禦,畢竟他還有金剛不壞的神通,兩者加在一起,那威力,簡直大的驚天動地啊!

上一秒,還老神在在的龍婆一看到那玄龜殼,蒼老,陰鷙,邪惡的眸子頓時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之色。

作為一名朱陳家的親信,她可謂是見多識廣,十分清楚,林逸身上的烏龜殼,絕對就是玄龜殼。

「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龍婆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的問道,在朱陳家老祖的遺訓中可是有記載,龍龜是他們一族的命數,若是這命數出了問題,那麼他們朱陳家恐怕也會出大問題的啊!

「哼!我是怎麼做的,你不用管,回去告訴朱陳飛,老子早晚會擰下他的狗頭,讓他好好的對小玉,小玉若是出了一點問題,我要你們整個朱陳家陪葬!」

林逸咬著槽牙,猙獰的怒吼道。

龍婆一聽,眸光內如淵似海,殺機滾動。 她作為朱陳家的嫡系,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林逸崛起將來成為朱陳家的心頭大患。

「唰!」

光芒閃爍,瑞霞繚繞,龍婆在在這一刻,宛如出鞘的寶劍凌厲無匹朝著林逸殺了過去。

她要把威脅滅殺在萌芽狀態。

「哈哈,就憑你也想要殺我?」

林逸狂笑,金剛不壞神通頓時炸開,加持在玄龜殼之上,而後,漫不經心的看向了急速衝過來的龍婆。

如果沒有現在的玄龜殼,他還真不見得能夠擋住龍婆,只不過……現在嘛,龍婆在他的眼裡真的不怎麼樣。

那些五行靈珠,雖然沒有提升他的境界,可是卻提升了他道法神通的威力,以前,他的金剛不壞如果防禦值是一百的話,那麼現在他的防禦值就已經是一百二了,再加上有玄龜這逆天的東西加持。

區區一個龍婆,他又怎麼會放在眼裡呢?

「狂妄,老身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宛如離玄之箭一般急速的龍婆,不屑一笑,手中的龍頭拐杖就帶著一起刺耳的風聲朝著林逸的腦袋上落下。

「呼!!!」

風聲嗚咽,宛如鬼哭狼嚎,讓人驚悚不已,而後,重重的落下。

林逸見狀,收起了漫不經心,揮手一拳砸了出去,兩百龍之力雄渾到了極致,給人一種無可抵擋的氣息朝著龍婆的肩膀上砸了過去。

赫然是兩敗俱傷的局面。

龍婆眉頭微微一皺,隨後,龍頭拐杖上的力量驟然加重了一分,她的龍頭拐杖比林逸的胳膊要長的多,肯定是率先落在林逸的身上,只要力量足夠恐怖,到時候林逸註定是要如西瓜一般爆開,那麼他的攻擊自然不攻自破。

千分之一個呼吸之後。

讓人倒吸冷氣的龍頭拐杖狠狠的落在林逸的腦袋上。

「砰!!!」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驟然響起。

林逸虎目生威,嘴角含笑,靜靜的站在原地,竟然一點損傷都沒有。

「這……這怎麼可能?」

龍婆驚悚十萬分尖叫了起來,而後,幾乎沒有任何的想法,整個人急速朝著後方倒退。

「呵呵,慌什麼呢? 大明星的失憶嬌妻 來而不往非禮也,吃我一拳!」

林逸眸光陰鷙,天帝拳以勢不可擋的勁頭狠狠的朝著龍婆砸了過去。

「哼!老身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龍婆見的確是無法避開,當即冷哼一聲,手中的龍頭拐杖在半空中輕輕一轉,便狠狠的朝著林逸的拳頭砸了過去,她的龍頭拐杖不是仙器,也不是命器,更是不是神器。

乃是當年她無意間得到的一塊兒上古神木雕刻而成,雖然沒有仙焰,沒有璀璨的光芒,可是這龍頭拐杖卻萬法不侵,震鑠古今,伴隨著她一生經過了無數的殺戮。

龍頭拐杖呼呼生風。

天帝拳,霸道絕倫。

兩人的殺招都恐怖到了極致,堪稱是舉世無雙,而後狠狠的砸在了一起。

瞬間。

龍婆面色狂變,驚悚到了極致。

偉力。

一股強大到了極致的偉力。

在這一股可怕的力量面前,龍婆竟然抑制不住的生出了一種絕望,驚悚,恐懼的感覺。

「林少,請住手啊!」

龍婆驚悚的尖叫道,她很清楚自己擋不住這恐怖的一擊啊!以至於連稱呼都在不經意間尊敬了不少。

只可惜。

林逸卻沒有輕易放過對方的意思,他必須要讓朱陳世家的人見識到他鋒利的獠牙,必須要讓朱陳世家的人感受到他的恐怖,讓朱陳世家的人心裡有所畏懼,只有這樣,溫玉在朱陳家才能夠過的好一些。

「現在求饒,晚了!」

林逸不屑冷笑,拳頭上的力量再度爆發一分。

「咔擦!」

那伴隨了龍婆多年的拐杖竟然直接從中間炸開。

「什麼?」

龍婆雙目怒瞪,眼球彷彿都要從瞳孔之中炸開一般,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她的龍頭拐杖可是來自上古啊!就算是上品仙器也無法跟他她的龍頭拐杖相比,可現在,竟然被林逸一拳砸的斷開,她如何能不驚悚呢?

天帝拳砸斷龍頭拐杖之後,勢頭卻依舊勇猛絕倫,彷彿根本沒有消耗一絲的力量一般,直接落在了龍婆的肩膀上。

「咔擦!」

骨骼斷裂的聲音驟然響起。

龍婆整個人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無力的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落在十數米開外之後,又咯噔噔後退了七八步,才勉強穩住自己的身形。

可心裡,卻掀起了滔天海浪,她能成為朱陳第九的貼身保鏢,就已經足以說明了她的恐怖跟可怕。

可現在,她跟林逸交手,不過數個呼吸的功夫,龍頭拐杖斷裂,而她也身受重傷,這實在太過恐怖。

便是一旁的楚紅此時都驚呆了,林逸跟龍婆之間的戰鬥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快的她都無法看清楚。

可現在,龍婆竟然依舊受傷。

「老公,你……好厲害。」

楚紅雙眼放光,激動萬分的大笑道。

林逸能夠如此乾淨利落的打敗龍婆,那在整個仙域數以萬計的強者中,都可以算得上是中上遊了,絕對是一個天大的肯定啊!

「哼!娘子莫要激動,我也是看在朱陳第九的面子上,才饒她一命,否則,我翻手便可以鎮殺她!」

林逸聞言,卻是背負雙手,聲音傲慢的冷笑道。

龍婆一聽,這心裡是越發的畏懼了,看向林逸的目光也充滿了濃濃的警惕,開玩笑,她好歹也是成名多年的前輩了,可現在呢?不但無法擋住林逸的一招,竟然連林逸的防禦都無法破開,這簡直讓她恐懼到了極致啊!

「龍婆,你回去告訴朱陳飛跟老九,我的小師弟,不,是小師妹,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滅你們朱陳世家九族,給老子好好的伺候著,要不了多久我便會回去!」

林逸目光如炬,無比刺目迫人的盯著龍婆冷冷的呵斥道。

「林少放心,話我一定會帶到的,這是九公子給你的東西!」

兵王的甜寵妹妹 龍婆話落,微微顫抖著的蒼老大手輕輕一揮,一個巴掌大小的錢袋子就朝著林逸飛了過去,而她則是轉身猶如受到驚嚇的鬣狗快速的消失在了林逸的視線中。 「老九給我的東西?」

林逸撇了撇嘴神情顯得有些複雜,雖然朱陳第九對他這麼好是有求於他,可畢竟人家對他是真的不錯,現在,鬧的跟朱陳家成了仇人,他林逸心裡唯一覺得有些虧欠的便是朱陳第九了。

除此之外,整個朱陳家他沒有任何虧欠。

當即,林逸打開了布袋,裡面放著一張地圖,上面用特殊的顏料寫著一行小子。

「林少,預祝你成功進入百龍界,成為一方豪強!」

落款下方,還簡單的介紹了一下百龍界的情況。

林逸一看,只感覺整個人的血液在這一刻都彷彿沸騰了一般,雙眸抑制不住的釋放出了璀璨奪目的光芒。

「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恐怖的地方!」

我真是風水大師 他是真的激動了啊!按照朱陳第九所言,這百龍界可是一個無比神奇的地方,傳聞已經存在了十幾萬年,每隔千年開放一次,可謂是滿地的奇珍異寶,你只要能夠從裡面活著走出來,這修為就沒有不提升的。

甚至,如果機緣足夠逆天的話,白日飛升都是有可能的,只是大機緣也往往伴隨著巨大的危險。

百龍界,不但名字牛,裡面的強者更是如過江之鯽一般,但凡是能夠生在當代的天才妖孽,但凡是有機會進入其中的,全部都會進去。

所以,如果修為不行的人,進入百龍界幾乎是在找死。

寧清靈絕對算得上是妖孽級別的了人物了,可還不是需要前來跟朱陳第九合作,為的便是保證安全。

畢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誰也不敢保證有多少的強者在等著你。

進入百龍界能夠得到的好處非常巨大,可是死亡率更高。

那種感覺就彷彿一下子進入了沒有規矩的世界,在這個世界里,人們心中的瘋狂,邪惡,徹底的釋放了出來。

不管是你高高在上的世家子弟,還是雄霸一方的絕代妖孽,只有殺人跟被殺兩種選擇。

當然,有些強大的存在,會選擇結伴而行,以此來增加自己活下去的幾率。

只是,現在,朱陳第九卻喪失了進入百龍界的機會,兩枚令牌已經被聖主收走,不過朱陳第九還是告訴了林逸另外一種進入百龍界的辦法。

空間節點。

只要林逸能夠撼動空間節點,那麼便可以不用令牌進入百龍界。

至於出來,如果林逸能夠活下去,那一定是斬殺了無數的強者,如果活不下去的話,那就更加的簡單了,埋葬在這百龍界中還需要個狗屁的令牌?

「九公子怎麼說?」

楚紅盯著林逸有些擔憂的問道,她跟隨林逸很久了,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林逸的瘋狂跟嗜血。

「呵呵,他告訴了我一種進入百龍界的辦法,我估計這一去應該需要半年的時間,你就在這幽靈界修行,但是記住,一旦有危險,一定要跑。」

林逸眸光凝重的盯著楚紅說道。

現在的楚紅,修為實在太過弱小,進入百龍界那種地方,便是強悍如他林逸都不敢保證自己一定能夠活下去,如果帶著楚紅,絕對是會多一分危險。

「好,不過你記住,小玉還在等著你,我也在等著你,無論如何不能出事兒。」

話落。

楚紅也不廢話了,身形一晃,化作一道紅光,宛如絕世大妖直接沖入了幽靈世界中,引的濃霧瘋狂的波動起來,她也很清楚自己的實力,跟著林逸絕對幫不上忙。

「傻丫頭,你等著,要不了多久你的老公一定能夠成為人上人,一定可以凌駕於諸天萬界之上,到時候,我要這天下無人敢讓你我分開!我要讓這天下在你我的腳下臣服!」

林逸咬著槽牙目光猙獰而篤定的冷哼道,隨後身形攢動,宛如鬼魅朝著前方沖了出去,速度快的如同離弦之箭一般。

謀春閨 數十個呼吸之後。

之前,林逸所站的位置突然傳來了一股微弱的波動,而後,一道黑色的人影緩緩浮現了出來,宛如真正的幽靈一般,看了一眼林逸離去的方向,也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