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問題。」林清茶點頭,「我也能看一眼嗎?」

想起林清茶也是有音樂底子的,姚青也點頭道:「可以。」懶人聽書

在他們排練的時候,林清茶便一邊聽著,一邊也看了看詞曲。

如同姚青這個人,很簡單,他的詞曲也是,簡單,不花哨。

像是致力於用最簡單的東西去表達他最深的內心。

這一點,倒是林清茶喜歡的風格,但她還需要聽聽效果,能否真的戳到她的點。

如姚青所說,也就十五分鐘的樣子,樂隊便差不多熟悉了這首歌。

開始演出。

……

他們對於這首歌的表現,有些特別。

似乎是姚青特意做的設計。

這歌並沒有一開始就很有節奏感,反倒是有些溫柔。

尤其是姚青輕輕淡淡唱出前兩句,給林清茶一種安靜的感覺。

第一段都是這樣,直到第一段最後一句,尾音柔柔的拉長,然後節奏和鼓點漸漸加入。

整首歌的節奏都是在一點一點的往上推的,越往後,節奏感越強,衝擊感也越強,層層疊疊,竟也真的一點點突破層層阻礙打到了林清茶的內心。

「不知道是否還能遇上那麼一個人,

我繼續等

長夜寂靜

但旭日依舊會東升」

林清茶靠著牆聽到最後一個音結束,地下室驀地安靜下來。

姚青沒有立刻看向林清茶,反倒是想著剛剛的演出,還有哪些地方需要修改的,樣子看起來有些呆愣。

樂隊另幾個倒是看起來有些欣喜,因為他們又將擁有一首不錯的作品。

林清茶看著他們,沒有鼓掌,但是慢慢地,她笑了起來。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從思考中結束的姚青,終於看向林清茶:「你覺得能用嗎?」

「你覺得呢?」

看著林清茶的笑容,樂隊其他幾個已經笑著答了:「能!」

姚青也獃獃的笑了起來,但又接著說了句:「但現在的版本還不夠完美,我還需要做一些修改,不過三天時間肯定可以的!」

「好。」

……

結束一件大事,林清茶心裡鬆快許多,但並沒有立刻離開。

因為姚青說,需要結合電影的場景和劇情來做進一步的修改,所以林清茶留了下來陪他們樂隊一起排練,做修改了。

期間林清茶也沒忘給任炳還有侯嘉石各去了條信息,告知了一下情況。

任炳:「果然,雷厲風行。」

侯嘉石:「果然,不逼不行。」

看,這不就很快解決了嘛!

……

或許是因為又有了讓大眾知道他們的工作機會,又或許是因為漢子堆終於來了個姑娘,在林清茶留下來后,樂隊其他幾個配合的很是積極。

花落花開孤成凰 姚青倒是還是一副有些呆的樣子認真的跟林清茶討論著歌曲的修改。

瞧著還有些萌。

略去林清茶導演的身份,她也是一個二十齣頭還樣貌氣質十分出色的女生,樂隊眾人看著他倆,莫名總有些八卦的心理。

《娛樂圈教母》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手打吧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手打吧!

喜歡娛樂圈教母請大家收藏:()娛樂圈教母。 這三天,林清茶每天來這個地下室來跟他們一起討論,修改、排練。

林清茶向來沒什麼架子,音樂素養也高,樂隊其他人也跟她越發熟悉了起來。

第三天上午,與電影同名的歌曲終於在幾人不停的修改討論中完美呈現,下午林清茶便約好了錄音棚錄音。

在時間的壓迫下,林清茶果真效率驚人!

侯嘉石和任炳對此都非常滿意,而傍晚才從錄音棚走出的林清茶本人也是終於鬆了口氣。

「林導,一起搓一頓去?」樂隊最為活躍的那位鼓手提議。

其他幾位也附和著,唯有姚青依舊一副獃獃的狀況外的樣子。

鼓手拍了姚青手臂一下,姚青也反應過來點了點頭:「一起吧,我請客。」

林清茶看向姚青,笑道:「我今晚還約了請金依吃飯。」

金依和姚青家中長輩認識,他們關係不算特別好,但也算是熟悉的,姚青比金依大了六歲,一向把她當成一個小妹妹看。

「喊上她一起?」姚青直接道。

林清茶拿出手機:「我問問。」

「還是我問吧。」姚青也拿出手機。

過了兩分鐘左右,姚青道:「她同意了,說想吃火鍋。」

林清茶聳肩一笑:「我沒意見。」

「我們也沒意見!」隊友們也紛紛接話道。

……

來到訂好的火鍋店,姚青這個人看著呆但還是細心的,想到金依現在的名氣不同以往,特意選的一個私密性還不錯的火鍋店包廂。

林清茶几個先到,金依後到。

「茶茶!」金依一進包廂便直奔林清茶,然後才看向姚青和樂隊其他人,「姚青哥,你們好啊~」

這頓火鍋局,有林清茶和金依這倆樣貌出眾,又很能接各種音樂類話題的女生在,氣氛很是熱烈。

只是相比起和林清茶兩個人在的時候,金依的話少了不少,更多的是在聽,但偶爾接話也讓人覺得很舒服,整個人感覺沉靜了些。

氪金魔主 在聊天的間隙,林清茶偏頭看向金依,越是在這樣的場合,越能感受到一個人的成長。

金依感受到身邊林清茶的目光,伸手在旁邊抽了一張紙:「我臉上沾東西了?」

「嗯。」

金依立馬拿紙在嘴邊臉上擦了一圈,然而啥也沒有。

「你逗我!」她往林清茶身邊靠了靠,戳了一下林清茶手臂低聲道。

林清茶又「嗯」了一聲,不過帶有明顯的笑意。

還是可愛的。

林清茶這樣想著,忽然又感覺自己對金依的心態有點像老媽子。

體諒兩個女孩子夜深回家不安全,這頓火鍋也沒有吃太久。

姚青本來打算送送,但金依今天自己開了車,他便也沒有堅持,不過在樂隊其他先一步去等車時,他喊住了金依,兩個人單獨在後面不知說了些什麼。

林清茶在前面等了幾分鐘,兩人這才跟了上來,姚青跟她禮貌說了「再見」就離開了,留下金依和她倆。

「走吧。」

「走。」

兩人並肩往停車點走去。

金依想起林清茶剛剛吃飯的時候逗她玩兒的事兒,此時也笑嘻嘻打趣兒道:「話說剛剛吃飯的時候,樂隊其他幾個話里話外有點給你和姚青哥拉郎配的意思誒~」

林清茶挑眉笑道:「過了今天就不會了,他們大概會覺得你和姚青更搭,還是青梅竹馬呢。」

「滴!」

兩人的對話被車解鎖的聲音打斷。123文學網

上了車,在路上行駛了幾分鐘后,金依驀地又接上了剛剛斷掉的話題。

「哪裡算青梅竹馬,小時候沒見過幾面,也就在顏朗老師那裡一起學鋼琴的時候才熟了些,他那時候都18了。」

「又呆又犟,我們搭的起來么……」

車窗開了一條縫,夜風呼呼透了進來,好像把金依的話音都吹得有些飄忽。

金依將車窗關上了,那些話語便也隨風而散,再沒了下文。

……

明天林清茶不用太早去錄音室,金依把她帶到了她在外面新租的小公寓。

畢竟已經工作了,金依又不想自己的家庭過早曝光,總住家裡邊不方便,於是便用自己掙的錢在外面租了一個小公寓住,並硬氣道,自己長大了,該自力更生了。

金依爸媽對她忽然的獨立難免有些擔心,但也算樂見其成。

林清茶這些時候一直忙著,這還是第一次去她新租的公寓。

地方不算太大,90平不到,兩室一廳,一間卧室被改成了衣帽間,客廳倒是挺寬敞的,不過此時還堆積著一些未拆封的箱子。

金依看著那堆箱子摸了摸鼻子:「咳,這堆東西不急用,我就還沒拆。」

沒記錯的話,金依已經搬進來半個月了。

「就是懶,別解釋。」林清茶一針見血。

「嘻嘻,反正你不嫌棄就好啦!」金依又笑嘻嘻的拉住了林清茶的手臂。

又是促膝長談的一晚。

只是今晚金依和林清茶說著話,思緒好像總有些飄忽。

「依依?」

在金依再一次有些走神時,林清茶喚了一聲。

莫名的,金依忽然感嘆了一句:「茶茶,我真慶幸遇見了你,和你成為了朋友。」

這突如其來的……

「??你在跟我表白?」

「是啊!表白!挖牆腳!」金依笑著一把抱住林清茶。

「那不成,我心裡只有藺哥。」

金依「嘖嘖」了兩聲,轉而又認真道:「其實除了藺時,我還崇拜過姚青,也崇拜你,因為你們好像都很明確知道自己想幹什麼,在幹什麼,並為之付出所有努力,不論結果。」

「藺時讓我愛上表演,姚青給了我選擇表演這條路的勇氣,而你,讓我得到了在這條路走下去的動力。」

「如果沒有你們,我大概還會一直是那個只縮在自己的小天地不願意走出來的人。」

「我感覺我在越變越好。」

林清茶輕輕拍了拍金依的背。

「我很高興,我們都在越變越好。」

「嗯。」

金依低低應了一聲,心中卻又忽然念到——

她對藺時的感情只是偶像的崇拜,對林清茶的感情是可以完全信賴的至交好友,那姚青呢?

那些時日,她記得他彈琴很好聽。

信仰精靈牧師 記得他很呆,但在老師不在的時候,他也會很認真的代替老師一點點教她,很有耐心。

也記得他選擇去做搖滾,那無人能阻的倔強與決心。

那雙平時總獃獃的雙眼,在音樂響起時,總會煥發出耀眼的光彩。

豬八戒之尋覓真愛 那是青蔥年少的憧憬,或許,也有過心動……

只是那時,她總覺得她這樣懦弱的人,與他不搭。

《娛樂圈教母》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手打吧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手打吧!

喜歡娛樂圈教母請大家收藏:()娛樂圈教母。 金依終究是把這些零散的思緒壓了下去。

聊完熄燈,黑夜中兩人都躺好閉上了眼,又過去好一會兒。

林清茶不知道金依到底有沒有睡著,反正她是還沒,但她也沒有出聲。

傾聽安慰完金依,她也需要安安靜靜想想自己的問題。

乖乖萌妻帶回家 她和藺時並沒有公開,所以在對她不太熟悉的人眼裡,她這種貌美,單身又還算有才華的女人在任何一個圈子,都難免會常遇上今天被人開玩笑湊對,拉郎配的事情,今天還不算過分,但不代表以後不會遇到。

縱使許多人明白她身上還欠著債,可人們開起玩笑來也經常不會管太多。

而且她現在地位資歷都不高,這些玩笑不能總當真,當真計較了又會讓人覺得矯情。

很麻煩,卻又難以避免。

林清茶在心中暗暗嘆了口氣,還是太弱了。

有點想藺哥了……

兩人這幾個月都在各自忙著,儘管堅持天天都有聯繫,但現實見面次數少得可憐,但這並沒有讓兩個人的感情淡下來,反而讓兩人為了他們的將來而在事業上更加有動力。

這是林清茶感到欣慰的。

林清茶小心偏頭看了一眼金依,她的呼吸平穩,似乎真的睡著了。

她小心的從枕邊又把手機摸了出來,打開微信藺時的聊天界面,看著上面最後一段對話——

「阿茶,還有半個月我這部戲的角色就要殺青了。」

「我等你回來。」

我等你回來……

金依忽然翻了個身,林清茶驚了一下下意識將手機屏幕摁滅又放回了枕邊。

然而金依翻了身之後,再沒動靜,似乎只是在睡夢中翻了個身。

林清茶不由彎了彎眸,想著藺時,心彷彿安定了些,慢慢的,也睡了過去。

……

接下來一段時間,林清茶去剪輯室的時間稍微少了些,但並不代表後期製作的進度放鬆了,相比之前,反而是更緊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