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

在萬眾矚目之下,林逸咯噔噔的後退了三步,肩膀微微一晃,穩住了自己的身形,直接在黃龍木製成的地板上清楚的留下六個無比清晰的腳印子。

黃龍木乃是崑崙虛內獨有的一種木頭,它並沒有任何的用處,無法煉製丹藥,也無法煉製成兵器。

可它的質地卻非常的可怕恐怖,足以跟一般的法器相比,而且重量也非常的驚人,在崑崙虛內可是一等一的建築材料。

林逸能夠在這上面留下腳印,可見剛剛後退的時候並不輕鬆。

「天心呢?」

所有人下意識的看了過去。

這一看,一個個都是眼睛猛的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訝之色。

只見。

天心竟然跟林逸一模一樣,同樣咯噔噔的後退了三步,也同樣在黃龍木製成的地板上留下了六個無比清晰的腳印子。

平了?

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都驚呆了。

他們都看的很清楚,這一次,完全就是林逸跟天心之間的硬砰,沒有任何取巧的可能。

在書院內,幾乎等同於是無敵一般存在的天心,竟然在力量方面跟林逸平起平坐了?

這簡直見鬼了。

「呵呵,師姐果然好手段,竟然打平了。」

在眾人無比震驚的目光之中,林逸咧嘴玩味的尬笑了起來,這個結果在林逸看來,應該是比較完美的了,雙方的面子都顧忌到了,畢竟正如天心之前所擔心的那樣,現在林逸是整個天諭書院的大師兄,若是真的輸了的話,面子上難看就算了,保不齊以後還會有大量的強者前來挑戰,爭搶他大師兄的名頭。

主君的甜心有點咸 只要是在正規合理的情況下發出的挑戰,他林逸沒有資格拒絕,這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可如果天心輸了的話,那麼對於天心這個大師姐來說,同樣也會對她的聲望造成一些影響,這同樣不是林逸想要看到的。

天心一聽,頓時回過神兒了,猛的盯著林逸呵斥道:「你放屁!」 她雖然是一介女流之輩,可卻不是傻子。

林逸跟她之間的碰撞怎麼可能會這麼巧,剛好是平局呢?

再者,此時她氣血翻滾不休,心臟都彷彿要驟停一般的難受,可林逸呢,嘴角含笑,神色平靜,孰高孰低已見分曉,甚至林逸有可能根本就沒有動用全力。

從小天心就喜歡爭強好勝,雖然她是一介女流,可一直都是一副男孩子的打扮,而且在修行之上,更是比許多男孩子都要刻苦,所以她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失敗在天心看來並不可怕,畢竟很多人都失敗的經歷。

她在成長的過程中,同樣也經歷了無數次的失敗,否則,怎麼可能有今天的強悍。

可她卻無法接受林逸的故意謙讓。

這在天心看來是一種恥辱。

以至於情急之下都忍不住直接罵了出來。

林逸一聽,傻眼了,在看向天心那泛紅的眼眶,心裡更是猛的咯噔了一聲,「我去!怎麼反應這麼大?我這不是兩全其美的解決辦法嗎?

「咳咳,師姐,那個,你不要生氣,你想要怎麼樣直接說,師弟我一定幫你辦到啊!」

林逸急忙衝上前,看著天心一臉討好的哀求道,他這輩子最怕的可就是女人掉眼淚,一旦天心真的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他弄的掉眼淚了,以後,天原勝那邊兒,他還有什麼顏面過去呢?

天原勝的一生,林逸現在也了解的差不多了,從來沒有公開娶妻,天心也是在很小的時候抱回來的,這可是他的掌上明珠,命根子啊!

原本還氣呼呼的天心,一看到林逸竟然伸著腦袋,一副委曲求全的樣子,不知道怎麼的,竟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一笑,簡直有如百花齊放一般,那種美,根本無法言喻,看的林逸一時間都獃滯了。

「師姐,你可真漂亮啊!若是著紅妝一定跟天上的星星一樣好看!」

林逸咧嘴下意識的嘀咕道。

天心一聽,頓時就像是一棵害羞草一樣,瞬間收斂了臉上的笑容,盯著林逸冷冰冰的質問道:「你告訴我,你全盛時期的力量到底是多少?」

「咳咳……那個,可能比你多一丁點吧!」

林逸大拇指捏著食指做出了一個比心的動作,一臉討好的看著天心訕笑道。

重生之風華庶女 「這一丁點到底是多少,你給我說清楚!」

天行明亮的大眼睛再度一瞪,恢復了往日的彪悍,兇巴巴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這……」林逸吞咽了一下口水,有些尷尬的伸出了三根手指。

「什麼?三十萬斤?」

天心一聽,那明亮的大眼睛猛的一瞪,絕美的臉蛋兒上也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周圍的眾人也許不清楚三十萬斤到底意味著什麼,可她這個天原勝的獨生女卻非常清楚,要知道,她天心可是號稱是整個天諭書院力量最恐怖的一個存在。

可現在竟然被一個比自己境界還要低的天命之境小子超出了三十萬斤的力量,她如何能不震驚呢?

周圍眾人一聽,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天心的實力,那是毋庸置疑的,可現在,林逸的實力竟然比天心還要多出三十萬斤,那豈不是說這個大師兄是實至名歸的了?

要知道光是林逸超出的這個零頭,很多人現在也無法達到啊!

可林逸一聽,卻猛的抬頭,神情有些愣住了,

天心一看,呼吸驟然加速,脫口而出到:「難道我說的不對?」

林逸臉上的笑容越發的不自然了,咧嘴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無比緊張討好的訕笑道:「我說的是三龍之力。」

「轟!!!」

天心就像是被一枚炮彈擊中了一般,整個人當場就踉蹌了幾步。

那兩名美美若天仙的女子見狀,急忙上前一步,攙扶住了天心,這才避免天心摔倒在地上。

「三龍之力?這,這怎麼可能?」

天心有些失魂落魄的嘀咕道。

別人不清楚這三龍之力有多恐怖,她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啊!

現在她全力之下,也不過才一龍多,甚至還不到兩龍之力。

而林逸呢?

直接就三龍之力了,這豈不是說現在的林逸實力是她的兩倍啊!

這該是何等恐怖的一個數字啊!她天心可是號稱整個天諭書院最可怕的天才啊!在力量上一直都是穩居第一啊,一股無比複雜的情緒驟然湧上心頭。

「這是魂技,我不會放過你的,總有一天,我天心一定要超越你!」

天心扔下一枚儲物戒指之後,就豁然轉身離開了,再留下來,她怕自己的小心臟會忍不住炸開啊!林逸這傢伙簡直就是一個無法用常理來判斷的妖孽啊!

林逸一聽,頓時傻眼了,心裡隱約覺得自己好像招惹到了麻煩了。

「老大,你完了,從今天開始,就別想過好日子了。」

姚若天看著林逸一臉同情的說道,那種非人的生活,到現在想一想都讓他這個天才,妖孽,忍不住心頭一顫啊!

那些日子,簡直把他折磨的想要自殺。

「對了,天香樓的賠償你出了,你傷害到本小姐的心了。」

天心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呵呵,師姐放心,這些都是小事兒。」

林逸看著遠處的倩影,咧嘴淡淡的笑了起來,他林逸現在什麼都不多,可就是靈石多,簡直多如牛毛。

「老大,從明天開始,不管是上廁所,還是睡覺,一定時刻警惕,大師姐偷襲你一定不會挑選時間的。」

姚若天盯著林逸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可能吧!她的力量雖然不錯,可是想要進入離火宮應該還是有些難度的吧?」

林逸一聽,天心竟然這麼兇殘,不禁愣住了,地獄海在他看來,除非掌握有逍遙遊這種逆天到了極致的功法,否則想要衝進離火宮除非天心的修為能夠超越地仙之境,要不然是根本不可能進入離火宮的。

姚若天一聽,頓時愣住了,「那個,我有點不舒服,我想回家了。」

「無垠森林嗎?」

林逸伸著腦袋好奇的問道。

「嗯,不要找我,我好一點了會回來的。」

姚若天失魂落魄的說道。 「呵呵,不要這樣嘛!我是想低調啊!可實力不允許嘛!這樣好了,我再幫你弄點萬獸凝血丹算了。」

林逸見姚若天的情緒竟然如此低落,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摟著對方的肩膀,訕笑道。

姚若天聞言,深吸了一口氣,扭頭看著一臉銀盪的林逸笑道:「我是認真的。」

「我也是啊!」

林逸眼睛一瞪無辜說道。

姚若天見狀有些自嘲的笑道:「在沒有遇到你這個妖孽之前,我一直對自己的修為挺有信心的,雖然不敢說制霸書院,最少整個天諭書院能夠拿下我的不會超過五十個人,可現在,我明白了,自己的修為真的很弱,如果我不努力的話,咱們兄弟之間的差距一定會越來越大,早晚有一天我沒有辦法再站在你的面前,所以,我要回去閉關。」

林逸聞言,眉頭微微一皺,沉聲說道:「真的玩兒這麼大嘛?」

「真的不能在真了。」

姚若天咬著牙齒,點頭沉聲說道,他知道林逸不是一個在乎他身份的人,可正如他自己所說的那樣,一旦他跟林逸之間的差距大到了一個無比離譜的地步,到時候,就算是林逸不嫌棄,他也無法在跟林逸成為無話不談的兄弟了。

彼此的眼界,境界都不同了,他想要這段兄弟情,就必須要儘快提升自己的修為,讓自己追上林逸的腳步。

「那好吧!我這裡還有點丹藥,你都拿去吧!」

林逸情緒有些低落的說道,隨後上百個白瓷瓶就悄然出現在了姚若天的面前。

「我去! 雲城晚來歌 你丫的還有這麼多丹藥?」

姚若天一看,那充滿桀驁不馴氣息的眸子猛的一瞪,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光是上次林逸送給無垠森林的丹藥就已經恐怖到了極點,可現在竟然隨手都是上百瓶他如何能不震驚呢?

「我是煉丹師嘛!需要什麼自己晚上加班就煉了,你有需要的也可以讓人來找我。」林逸咧嘴一笑,大手輕輕的拍了拍姚若天的肩膀說道。

姚若天微微點了點頭,心念一動,收起這些丹藥就轉身離開了,兩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同一類人,都是喜歡把情義放在心底,有些事情只要心裡有就好了,無需多言。

「你小子,希望你一切順利吧!」

林逸盯著姚若天的背影,有些唏噓的說道,他的面相之術蓋世無雙,可這次卻無法看清楚姚若天未來的命運,這讓他的心裡有些不安,只是這話他卻不能說出來,以免影響了姚若天的修行。

隨後,林逸轉身回到了離火宮,直接打開了天心留給他的儲物戒指。

「真武盪魔決?」

林逸看手中的魂技,不禁有些驚訝的尖叫了起來,真武大帝之名,天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堪稱是一代驚天動地的強者,哪怕現在已經過去了幾千年,人們對於真武大帝的尊敬依舊如初,可林逸做夢也沒有想到,這真武盪魔決竟然會是一門魂技啊!

「看來,上古那些大仙,跟華夏之間的關係的確非常的複雜啊!」

林逸神情複雜的嘀咕了一句,隨後便開始低頭翻閱這真武盪魔決,能夠讓天心如此看重的東西,攻擊力自然不用多說,便是強悍如林逸僅僅只是看了九行字之後,眉心處都有種酸脹的感覺,讓他不得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主人,怎麼了?」

打坐完畢的楚紅一看,林逸面色似有痛苦,急忙上前關切的問道。

「沒事兒,你忙你的就好了,我在修行弄來的魂技呢。」

林逸看著楚紅抿嘴淡淡一笑說道,隨後,直接把九龍戒指中,他之前煉製的能夠補充神魂,強大神魂的丹藥都拿了出來,一股腦的塞進了自己的嘴巴里,兩世為人,林逸的經驗十分豐富,很清楚他之所以看九行真武盪魔決眉心處就會有酸脹的感覺,多半是因為他的神魂太過弱小了,根本不足以修行這無上寶典。

大量的丹藥,簡直就像是不要錢一般,被林逸瘋狂的塞入口中煉化,化成絲絲縷縷的神魂之力,來不斷的增強他的神魂修為,整個過程簡直緩慢到了極點,就算是林逸早就為自己準備了大量的丹藥,可神魂的提升也依舊微弱的可憐,每一次的提升,頂多也就是頭髮絲一般大小而已。

時間慢慢的過去,林逸整個人直接陷入了瘋狂的修行之中。

而整個天諭書院卻再度因為他的名字而躁動了。

天心在天諭書院那幾乎就如同是禁忌,不管你的背景實力有多麼可怕,在天心的面前都是狗屁,畢竟人家老子可是院長,再加上天原勝可是一位真正的地仙之境強者,誰人敢輕易招惹呢?

可現在,天心竟然敗在了林逸的手中,這消息簡直瞬間引爆了整個天諭書院。

只是當人們準備尋找林逸的時候,卻發現這傢伙竟然縮在離火宮內不出來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也慢慢的忘記了這件事兒。

三個月之後。

坐在離火宮內的林逸睜開了眼睛,身上但凡是能夠增加神魂的丹藥,藥材,已經被他全部煉化,在他的識海深處也凝聚了不少的神魂之力。

「瑪德,希望這次能夠看下去啊!」

林逸深吸了一口氣,有些心虛的說道,畢竟三個月之前,他僅僅只是看了九行字,就已經無法忍受那種算賬的感覺了,當即再度拿出了真武盪魔決開始翻看,一行行小字彷彿帶著奇異的魔力,每看一個字,都會消耗一絲神魂之力。

當看到一半的時候,那種酸脹的感覺再度從眉心處傳來,讓林逸的心底都忍不住產生一種煩悶的感覺,好像隨時都準備把真武盪魔決扔出去,倒頭呼呼大睡一般。

「冰心訣!」

林逸口中輕喝,留給他的時間可不多了,如果一直這麼墨跡下去的話,可不是什麼好事兒,畢竟現在秦嵐也在閉關,一旦真的有殘魂把秦嵐的神魂吞噬,到時候,他就算是有再逆天的修為,也無法挽救秦嵐了。 冰心訣啟動,那種酸脹匱乏的感覺倒是好了一分,林逸開始再度鎖定真武盪魔決查閱。

只是,這次的效果竟然微乎其微,僅僅只是看了不到十分鐘,酸脹的感覺竟然再度侵襲而來。

「瑪德,看來只有動用最狠的一招兒了啊!」

林逸槽牙一咬,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掌心處瞬間多了一枚寒光奕奕的匕首。

「主人!」

不遠處,一直神情關注盯著林逸的楚紅一看,頓時面色大變,關切的尖叫了起來。

林逸抬頭,咧嘴一笑,無所謂的說道:「這真武盪魔決威力驚人,我只能這樣修行,你放心,死不了的。」

話落。

「噗嗤!」

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一股炙熱的鮮血直接噴洒在了地上。

而林逸的神智倒是猛的一清醒,竟然暫時忘記了那種酸脹的感覺,急忙翻開真武盪魔決開始查閱。

五分鐘后,又是一刀進去了。

十分鐘后,又是一刀進去了。

……

隨著時間的推移,林逸刺自己的頻率也越來越高,神魂攻擊的法門兒本就難以修鍊,再加上這真武盪魔決可是威名赫赫的功法,修行難度之大,竟然跟他的六道輪迴訣都有的一拼,如果不是他兩世為人,眼界不凡,就算是天心把這真武盪魔決送給他,他恐怕也無法修行啊!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整個離火宮內的地面幾乎被林逸的鮮血所覆蓋了,體內的神府也像是感受到了危險開始馬力全開,瘋狂的製造大量的鮮血,來維持林逸的性命。

一天之後,林逸整個人就像是從血海之中撈出來的一般,全身上下竟然找不到一處乾淨的地方,全部都被鮮血浸濕,甚至很多地方的鮮血已經變成了暗紅色。

而林逸的腦袋也是混沌一片,只是強大的信念卻支撐著他一直在查閱。

「瑪德,不行了,在這樣下去,老子根本無法把這完整的真武盪魔決看完,看來只能先從前面修行了,看看是否能夠提升一下自己的神魂之力了啊!」

林逸在心裡嘀咕了一句,隨後一心二用。

一邊強行修行真武盪魔決,一邊堅持繼續翻閱。

微弱的神魂,在真武盪魔決的操控之下,開始緩緩的動了起來,宛如那北極的極光一般,美麗縹緲,不斷的在林逸的腦海之中閃爍,變化,宛如在浴火重生一般。

「轟!!!!」

突然,一股股狂暴到了極致的氣息,驟然從林逸的體內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