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煦沉默的看着他們:“……”

j終於覺得自己掛不住臉上的這種笑容了,面容直接變成了一張哭臉,“你聽我們說,我們也不想的啊!”周圍這種情況,不用說j也知道自己闖大禍了,他小心翼翼的用眼角去瞄戊煦,見戊煦並沒有開口攔着他,不讓他說的意思,於是j趕緊就把自己跟k搶走了蟑螂之後發生的事情全都給說出來了。

“你提出來的債務實在太過於驚人,我們一時之間根本還不起,但是在處理完蟑螂的事情後,總部還是能夠把造成的破壞處理的,包括債務。但是這隻蟑螂的危險等級真的很高,一直放着它在普通人中間,確實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並且它還跟宇宙中各個種族之間的戰局有着密切相關的聯繫,我們只是逼不得已才選擇了搶的啊!”j說的那是聲淚俱下,k都看呆了。

j:“可是誰知道那些異形到底是個什麼鬼!我們在半路的時候,蟑螂從容納盒裏逃了出去,原本我們正在追擊,可是誰知道半路上竟然遇到了這羣異形。”

說到這羣異形,j的表情逐漸就嚴肅了起來,“蟑螂逃到了附近的一個小村子裏,當我們去到那裏的時候,看到的卻是一地的死人,所有的人都已經死了,他們的死狀非常奇怪,是被一種乾癟的蟲子抱着臉的,就在我們尋找蟑螂的途中,一大羣的小異形,從那些人的身體裏破體而出。”

後面的事情幾乎全都是一片混亂,如果不是j和k的身上有着跟外星科技機密相連的高科技產品,他們也早就已經全都死在了那個地方。

最讓人感到害怕的還是那羣破體而出的異形,它們的生長速度簡直快的可怕,就在他們與這羣小異形搏鬥的過程中,村子裏所有人的屍體都已經被吃掉了。而這羣小異形都已經在極短的時間內,從只有巴掌大,成長到了有半個人那麼高,並且從爬行變成了直立行走,攻擊力和速度也都是成倍的增長。

最讓人害怕的是這羣異形的適應能力,明明在它們成長之前,能夠被兩人找到的弱點,隨着它們的每一次成長,一個個的消失。

兩人到最後都已經完全不敢再去尋找蟑螂,只能夠想辦法,趕緊從那個村子裏逃出去,可就在他們逃出去之前,卻發現了那羣短暫消失去補充新鮮食物的異形們,聚集在一起,把危險度爲a的巨型外星蟑螂給吃掉了。

跟吃掉人類相比,吃掉了外星蟑螂的這羣異形的變異和成長更加可怕,子彈已經無法傷害到它們,它們的外殼更加堅硬,食慾更加強大,甚至連聯合作戰都會了。

j臉色有些發白的說:“如果不是我們的這兩車的速度非常快……而我們也找到了時機,現在也已經變成它們的食物了。”另外,如果不是他們機智的回頭來找戊煦,並且在那羣異形進化到能夠追上這輛車之前的話,他們也已經要交代在這次的任務中了。

終於說完了,旁邊那些不知道什麼時候跑過來圍觀的超級英雄們,也都是一臉驚奇的去看正在被運送上飛機的異形們,“這麼厲害……你們兩個的運氣真是很不錯呢,作爲一個普通人來說。”

戊煦雙手環胸,“即使如此兇險,但你們從我這裏把我的聚寶盆跟偷走了的事情也還是不能算了的,你們自己想辦法贖身吧。”

j和k傻了:“贖身?”

那邊的雷神拖着一臉死魚像的洛基,同情的看了j和k一眼,“惹上了他,算你們倒黴。”

戊煦:“我要快一點的賠償,關於你們毀了我的生意,還有那隻蟑螂毀了我的家以及傳家寶的錢,我們可以好好算算。”

—— 路人a是一個很沒有存在感的人,生活在德克薩斯州的一個小鎮子裏,就算他一天到晚都不出門,也不會有人想起來還有他這麼一個人存在,但是路人a對於自己這樣的現狀卻感到非常滿意。

因爲他討厭熱鬧,討厭陌生人,還討厭那些假裝友好接近自己的人。不過雖然如此,他也有自己獨特的嗜好,那就是偷|窺。

這是犯罪,不過他所謂的偷窺也不是很明顯的那種。路人a因爲自己的房子坐落在小鎮最高的山頂上,只要向下看去,就差不多能將整個小鎮收入眼中。再拿一支望遠鏡的話,基本可以將整個小鎮裏平時發生的事情都看個大概分明。包括那些在家裏吵架的夫妻,透過玻璃窗也是能看見的。

路人a每天最大的興趣愛好,也就是這個了。

因爲路人a的這種與世隔絕,他並沒有什麼工作。曾經他的父母還在的時候,帶他去看過心理醫生,可直到他的父母雙亡,他的這種孤僻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嚴重。雖說沒什麼人會注意到他,但他也能夠受到一點兒幫助——他平時吃的那些難吃的冷菜冷飯,就是鎮子上提供的。

路人a沒有說過什麼,也不跟送食物來的人接觸,他只是這麼專心致志的投入在自己的興趣愛好還有幻想中。通過自己所看到的那些,幻想出各種各樣的故事。

路人a觀察鎮子外圍的那個小旅館很久了。

他小時候父母還在的時候,見他總是會盯着那個旅館,就跟他說過那家旅館裏的兩個老闆。是一對夫妻,好像祖上挺了不得的樣子,但是現如今也都只是非常普通的人家,而且還把旅館開到了鎮子外圍。

前一段時間不久,這對夫婦過世了,卻出現了一個繼承人,繼承了這家旅館。路人a不知道這繼承人跟那對過世的夫婦是個什麼關係,但是在發現這個繼承人比那對老夫婦還要孤僻後,路人a動了一點兒心思。

他聽說過,這個旅館裏應該是很有錢的,路人a也想要改變一點了,他的現狀跟流浪漢其實差別也不算大。再加之,這家旅館新的老闆來的之後,運氣一直很背,所以路人a想,就算他到這家旅館裏偷點東西,也不會很明顯。

誰讓那個新的老闆,運氣總是很不好。

唯一讓路人a有些顧忌的,也不過是這個新來的繼承人,雖然運氣很背,但是一直都沒有真的發生什麼大事——在他總是能夠遇到那麼多壞運氣的情況下。

路人a因爲有事沒事總是喜歡“觀察”別人,所以在戊煦的這家旅館外面,跑來一些縱火狂、食人族、逃犯之類的,也看的很清楚,那人令人害怕的傢伙,最後卻全都被戊煦送給了警察局。路人a的心裏有點虛,這種心虛和顧慮一直持續到了戊煦出門旅遊又回來。

看到自己錯過了大好時機,路人a一拍大腿,也不憂鬱了,轉身就從自己的房子裏出來,想着還是乾脆點。

結果就在戊煦回來的第二天,路人a原本準備從戊煦的房子後面潛入,結果他發現一個穿着警服的人同樣在靠近戊煦的旅館。

常年的孤僻養成的“膽小”性格救了他的命,因爲他在發現有“警察”來了之後,慌忙躲避,結果崴了腳。那個不知道從哪裏來的警察並沒有發現他,但是崴了腳躲起來的路人a發現,那個警察從後面的窗戶潛入了旅館,不久後竟然還有一個穿的跟機器人一樣的人,直接從高空,扭動出亂七八糟的曲線,最後撞進了旅館裏。

就在路人a還在想着,難道那個“機器人”是外形人還是是國家研發的時候,轟隆一聲,那家旅館後面斜斜的就少了一半。

路人a盯着還在往外面飄着煙,心裏只剩下了慶幸還好自己之前沒有跑進去,估計不久前潛入的那個警察這下次絕對慘了。

果然這家旅館邪性的很。這麼想着,路人a決定先回自己家裏去,等待下一次機會,不要偷,乾脆趁火打劫算了。

可是雖然路人a看透了戊煦運氣很差的這一點,卻完全沒有料到的是,戊煦的運氣竟然這麼差。什麼死人了、fbi來了、門口整條馬路上近幾十年中全都是一條條命案。就連路人a自己看着電視裏說的那些,都感到額頭上冷汗直冒,他竟然一直沒有發現過這些。

戊煦那個小旅館近來客人突然多了起來,有不少還是要常住的,於是就貼了個招人的小廣告,連在鎮子裏宣傳都沒有做。不過知道戊煦這家旅館的人大概也都聽說過戊煦那糟糕到了極點的運氣,所以沒有人來。

但是這個小廣告對於路人a來說真是太讚了,他立刻就把自己稍微打理了一下,起碼穿在身上的衣服都是洗乾淨的,然後準備去應聘。說到底,路人a還是在打着戊煦家裏那些好東西的主意。反正生活太無聊,他又稍微想要改變下,來點刺激的也不錯。

結果還沒有走到戊煦的旅館,更加刺激的東西就來了。

爲什麼一個從天上掉下來的錘子能夠把一整個房子全給砸塌了?稍微有點被嚇到的路人a再次躲了起來遠處觀察,然後他發現戊煦的黴運果然是沒有上限的,竟然還有一個“飛船”砸下來,直接把戊煦旅館的那一大片地皮給砸成了窟窿。

路人a遠遠的看着那個凹陷下去的窟窿,在沉默了一會後,扭頭哭着跑走了,他原本還想偷點好東西出來的,可是現在沒有了,全都沒有了啊!!!

非常傷心回到了家裏的路人a決定做回曾經的自己,果然想要改變什麼的,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更何況計劃趕不上變化,是這個世界的變化太快。

繼續在家裏宅了一段時間的路人a再次覺得生活無趣的讓人想要發黴,而且他發現鎮子外圍那個戊煦的小旅館自從被砸成了坑以後,戊煦就再也沒有出現過。至今爲止那個巨坑還留在那裏,鎮子上面的人偶爾還會說到戊煦。

路人a跟其他人的想法差不多,很多人都覺得,戊煦大概已經搬走了。只是沒有人提到“飛船”還有“錘子”,這讓路人a感到很奇怪。

不過奇怪歸奇怪,心思已經不在那上面的路人a並不會深思。

再次看到戊煦的消息並沒有過多久,路人a是在網絡上看到的戊煦發佈的招牌廣告,出於一種奇妙的心理,路人a應聘了,然後他竟然被應聘通過了。

沒有想到只是隔了一段時間沒有見,戊煦這個旅館老闆,就已經變成了一個有着大場地,並且還是在市中心的娛|樂|城的老闆,開展着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事業——反正至今爲止,路人a還沒有見過哪個馬戲團會弄出一個巨大的蟑螂來表演。

不論怎麼看,都非常的……蠢,但非常奇怪的是,這隻蟑螂竟然非常的受歡迎,並且名聲也越來越大。

看到了這樣的效果,路人a的心思轉到了這隻巨大蟑螂的身上。雖然他本人有一些孤僻和存在感低,看起來特別陰沉而沒有朋友。可是這不代表他的內心世界也是如此,是的,他是希望可以稍微改變一點的。雖然他無法理解這隻蟑螂有趣的地方在哪裏,但是這麼多人花錢來就是爲了看它,那一定是非常不錯的。

所以路人a想要把這隻蟑螂給偷走。

路人a這一次上網學習瞭如何作爲一個合格的小偷,並且按照網絡上教導的步驟,一點點去實施,做好偷走之前的準備。其中最重要的一點,當然是搞清楚想要偷的東西到底在哪裏,有什麼特殊的要求之類的。

那隻蟑螂平時很少會有員工能夠解除多,多數都是戊煦自己驅趕。

路人a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弄清楚了,那隻蟑螂就在後面的倉庫裏,他還到處做小動作,才搞到了倉庫看守——那羣整天腦子裏都是亂七八糟東西的青年們——看守的時間,他還趁機偷偷溜進去遠遠的看了被關在籠子裏的蟑螂幾眼。

搞清楚了這些,路人a覺得差不多了。然後他準備去偷了,可是……

特麼那兩個穿着黑西裝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會突然出現任何把關蟑螂的倉庫給撞壞了?!還有,蟑螂哪裏去了?!

總之,蟑螂消失了,在路人a動手之前。

大概只要跟戊煦走近一點,都會有奇怪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邊。好不容易忘了上一次好像看到了奇怪畫風事件的路人a,很快就再次發現,爲什麼地球上的天空會出現這麼大一個洞?洞裏爲什麼跑出來這麼多奇怪的東西,還有那些異形是怎麼回事?這個世界終於瘋了嗎?

三觀完全毀了的路人a先生陷入癡呆中,而不久後他卻領到了一份數量頗豐的補償金,他的同事也拿到了同樣的補償金。而這一切補償金,卻全部來自他現在的老闆戊煦,對政府的“敲詐”。

要說他爲什麼會知道這些,那是因爲他跟他的同事們,親眼看見了政府竟然都出動了軍隊來“還”這一筆錢,路人a先生非常明智的從頭到尾閉嘴,把這個世界越來越奇怪的畫風靜靜的看在眼中。

事情好像是因爲那兩個偷走了蟑螂的黑衣人是政府神祕部門的,聽說是負責外星人的——那個蟑螂果然是外星人——天空中出現跑出外星人的黑洞,也是另外一個政府部門因爲疏漏造成什麼東西被偷走造成的。而他們的老闆戊煦不但幫助政府組織了一場浩劫,而且自己的生意受到了政府部門的影響,損失慘重,所以他們也跟着享受到了豐厚的補償金,真是……

好棒的感覺!

第一次親手拿到錢,屬於自己的,而不是被施捨或者偷來的,雖然他一直沒有投成功過的錢,那種感覺真的很贊。

路人a突然覺得,要是能夠一直跟在戊煦的身後工作,也許是個非常不錯的主意。但是自從外星人跑來被戊煦阻止的事情後,黑衣人和穿的跟機器人似的那兩個部門,就一直在相互爭奪戊煦,結果他老闆把錢要來後就直接跑了。

路人a覺得有些可惜,那兩個部門似乎更加惋惜。

路人a回到了自己的房子,他用那筆錢給自己買了不少東西,然後他現在大部分的時間不再是窺視他人,而是每天都在翻網頁,天天都在找有沒有戊煦發的招聘廣告。

因爲他相信,以戊煦那種運氣,遲早還是會再發招聘廣告的,而他還會再去!跟偷搶比起來,還是跟着戊煦幹,比較有前途啊!

——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

“大王,你在唱什麼?”姜皇后穿着一身端莊的長袍站在戊煦的身邊,爲戊煦將身上黑色的長袍整理的一絲不苟,再爲戊煦捧起旁邊侍女用托盤託在其上的冠冕復於發頂。

姜皇后做完這一切後,向後退了兩步,看着一身正裝的戊煦,眼中的神思一時有些癡了,直到戊煦喚了她幾聲後,纔回過神來,面上露出一個明明端莊又美麗,卻在細看探究後,有一些落寞的笑容來。

戊煦:“孤的皇后怎麼了?”

姜皇后搖了搖頭,道:“大王還沒有說,剛纔在唱什麼呢。”

戊煦捋過袖口,微微一頓,“我只是突然想起,我大商先祖乃是玄鳥後人,而我大商能夠統治這一片廣袤的土地,是上天的旨意。”他剛纔也不知是爲何,突然間就想到了《玄鳥》這首後世讚美帝辛的詩來,不自覺便輕輕吟唱,而這首詩在這個時候還是沒有的。

姜皇后笑言,“大王今天心情這麼好,一定是因爲蘇氏部落的臣服。說來,大王的偉業雖然不敢說能夠趕超前人,可也是前所未有的了。”她看着戊煦,那雙眼中真真切切的透露着她確實是這麼想的,“再也沒有比大王更加偉大的王了,也沒有比大王更加勇猛的人了。”

戊煦揚眉:“就算是孤的太師聞仲和將軍黃飛虎都不及嗎?”

姜皇后非常認真的搖頭,“不論是聞仲大人還是黃飛虎大人,都是比不上大王的。”

戊煦擡手拍了拍姜皇后疊在身前的雙手沒有再說什麼。轉世了這麼多這麼多回,偶爾能夠遇見姜皇后這樣的妻子,其實也是很不錯的了。

雖然已經基本穿好了衣服,可還有一些細節上的珠飾需要帶到身上,兩側跪伏着許多侍女,垂着頭爲戊煦將那些珠飾戴在身上,而姜皇后就站在一邊看着。

她的大王是這一帶的商王,諡號紂,統治着巨大的土地,百姓們都非常敬重並且愛戴他,稱他爲帝辛,是上一代商王帝乙的少子。

大王自小就非常聰穎,並且可以徒手隔虎,勇猛非常。自從繼位之後,雖然做了很多爲人所詬病的舉動,可他的作爲卻更加受到百姓們的擁護。

她不是一個蠢人,她知道大王做的那些事情,一切都只是爲了可以穩固自己的統治。畢竟在大王繼位的時候,諸侯格局,反而君主的權利沒有諸侯強大的局面,是非常嚴重的。大王做的那些事情她都明白,好比大王力排衆議伐東夷,好比大王前不久攻陷了蘇氏部落……

大王並不喜歡穿着厚重而又正規的朝服,但是今天之所以會穿的如此正式,就是因爲今天,蘇氏部落已經成爲了大王的領土,大王將冊立蘇氏部落的族長蘇護爲冀州侯。

這些並不是讓姜皇后心中難過的,真正讓她感到在意的,是她聽說,蘇護有一個貌若天仙的女兒蘇妲己。她聽說大王在蘇護表達臣服時候,讓自己的女兒蘇妲己見過了大王,她聽說,大王對蘇妲己很是喜愛。

今天,蘇護爲了表明自己的衷心和不會背叛,估計着,蘇護會將蘇妲己獻給大王吧。

姜皇后的心沉甸甸的,可是對於這些事情她也不能說什麼。就好比當年商都之中想要嫁予大王的女子那麼多,大王最後卻選擇了貌不驚人的她,一切都是爲了政治利益一樣。她知道,若是蘇護獻上女兒,大王也一定不會拒絕。

一切都是爲了政治利益,再也沒有比姻親看起來更加可靠的天然同盟了。蘇護這麼做的話,也會讓大王對蘇氏感到放心。

外面的鐘聲響起,已經完全穿戴整齊的戊煦走到姜皇后的身邊,牽起了姜皇后的手。看起來什麼事情都沒有,心裏卻想着雜七雜八的姜皇后愣愣的擡起頭來,向窗外望了一眼,“時辰到了?”

戊煦牽着姜皇后往外走去,“時辰到了。”

龍輦鳳御、巍峨重檐。

戊煦和姜皇后走在前面,後面跟着數不清的侍者。前面有美人撒花,兩旁有鼓手鳴鼓。當他們來到大殿的時候,整個商朝所有的大臣都已經靜立在此,等待戊煦和姜皇后走上主位。

因爲戊煦打了勝仗,再次開拓了疆土,東夷那邊也被壓的不敢妄動,彷彿商朝走上了頂峯,如果不去看那些因爲被戊煦打壓的諸侯們,背地裏是怎麼想的話。

一切都進行的非常順利,祭天、巡視、禮樂,宴請羣臣只是其中接近末尾的環節。

戊煦宣佈了冊立蘇護爲冀州侯,從此以後,冀州侯也如同其他諸侯一般,可以獨立管理自己的領地,但是要服從大商的旨意,每年向商王獻貢。

所有的人都在高呼帝辛的偉大,包括被攻下的蘇護,如今的冀州侯。然後在宴請羣臣的時候,蘇護在大多數人預料之內的,走上前來敬酒,並且道:“我有一個女兒名妲己,原爲大王獻上一舞。”

從頭到尾一直坐在戊煦旁邊的姜皇后,差點兒一個不小心,將手中的酒樽從手裏滑了出去。她表現的非常鎮定,也確實沒有人注意到她的小小動作,因爲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從大殿一側走出來的那個女人吸引了過去,包括……她的丈夫。

就像是戊煦在這麼多的轉世中,能夠對《西遊記》有一些印象一般,他對蘇妲己的名字,也可以說是如雷貫耳。

若是說到絕代妖姬,所有的中國人,第一個想到的名字基本上全都是蘇妲己,之後纔可能是褒姒和陳圓圓等。

在所有人的傳言包括記錄的文字之中,對於蘇妲己的描述,無一不都是美豔絕倫,能夠將商紂王迷的神魂顛倒。還有後來奢靡到腐爛的酒池肉林,以及殘忍到了極點的炮烙之刑,爲了滿足自身任性的想法而建立的鹿臺,全都跟蘇妲己有着息息相關的關聯。

戊煦成爲商紂王已經過去了很多年,在這些年中,他所經歷的一切都非常普通。更多的時間,他都花費在瞭如何穩固自身的統治之上。

畢竟是諸侯分封制,而商朝的結束,抹開歷史上那些對商紂王的抹黑,說是因爲紂王無道,周天子代天殺之的說法。更加主要的原因就在於,隨着諸侯的壯大,當紂王從帝乙的手中揭過商朝的時候,已經出現了非常嚴重的諸侯國龐大,而商王統御力幾乎消失的情況。

在這種情況下,戊煦並不想面對跟後世的周幽王時期一般的情況,天子弱勢到了諸侯可以問鼎的程度。不論戊煦是不是原本那個紂王,他都會做一些事情出來,而他的方法,跟原本的紂王相差也並不是非常大。只是效果也同樣明顯,起碼近幾年,這些壯大了的諸侯們,也都愈發乖順了起來。

戊煦以爲自己只是穿越到了一個普通的青銅器時代,就跟前幾世一般,只需要普通的度過就好了。現如今,他的修爲早已超越了天人的高度,劫數卻還沒有停止。他不知道是爲什麼,明明只是一步之遙的感覺,卻在這一步之遙中,又轉世了許多次。

但他也不着急,只是這麼平淡的度過,直到他看見了蘇妲己的臉。

蘇妲己確實是一個美人,一個帶着些邪氣的美人。

她的容貌,每一絲每一毫都像是被女媧精心雕琢過的一般,加上她的眉眼之間有一種渾然天成的媚態,還有那一身舞動起來後,彷彿洛神一般飄逸的舞姿。

能夠坐在戊煦這裏,被戊煦宴請的朝臣們,各個都可以說是不得了的人物。七巧玲瓏心的比干、能卜會算的姬昌、死腦筋卻驍勇善戰的李靖,還有久經沙場心思剔透的聞仲等等,哪一個不是說出去了不得的人物?

可是就連這些人,在蘇妲己走出來,站在大殿中間翩翩起舞后,都看的忘乎所以。還有人連手中的酒樽都落在了地上而不自知,更有上菜的侍者不小心撞到了柱子。

似乎大家專注的視線讓蘇妲己心情愉悅,所以她笑的更加開心,那雙狐媚的眼睛一直盯着戊煦,微微勾起的眼角,像是想要勾走戊煦的心。

戊煦看的也非常專注,只是跟他人的癡迷不同,戊煦的眼中帶着一些回憶。就像是兩張臉漸漸重合在一起,若是蘇妲己面上的線條稍微再硬朗一些,身量再稍微高出一點兒,舉手投足少一些嫵媚的姿態……

“仿若故人。”戊煦輕輕的嘆息一聲,而蘇妲己轉着圈兒優美的撲在了戊煦的腳下,“大王~”蘇妲己輕輕的呼喚。

周圍那些看着蘇妲己跳完了舞的人們回過神後,全都心照不宣的看了低着頭喝酒的蘇護一眼,然後扭頭笑着,卻也什麼都不說。 贏來的三寶王妃 不多時,蘇妲己退了下去,而蘇護上前,直言道:“若是大王不棄,我願將女兒蘇妲己獻予大王!”

姜皇后終於一不小心,袖口掃到了果盤。所有人都看向姜皇后,而姜皇后垂下頭,以袖掩口歉意道:“大王,我有些不舒服,先行退下了。”

戊煦聽了,找來宮人陪着姜皇后下去請了太醫。而在姜皇后走出大殿後,聽見大殿中再次傳來熱鬧的聲音,默默垂下了眼睛。

—— 戊煦成爲商紂王后,除了姜皇后,並無其他妃子。這麼多年來,兩人感情深厚,雖然說不上舉案齊眉或者到底有多麼恩愛,在整個大商,戊煦跟姜皇后之間的佳話,也是人人稱羨。有多少的姑娘們,都羨慕着姜皇后能夠有戊煦這麼一個夫君,又有多少姑娘想着,要是自己這輩子也能夠找到一個像是對待姜皇后一般,對待自己的夫君就好了。

這一次的蘇護獻女,很多心中亮堂的人都想,戊煦不論是出於愛美色或者政治因素考量,都會將蘇妲己留在身邊,再不濟也會給一個夫人的名分。畢竟,雖然說蘇氏部落已經被戊煦攻打了下來,但是蘇氏部落本身的實力還有青銅產量擺在那裏,加上商朝內部的諸侯割據情況,戊煦爲了拉攏蘇護,都應該會有所表現。

只是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戊煦確實是將蘇妲己留在了身邊,卻只是作爲“客人”被留在了這裏。不論是待遇還是名分,看起來跟質子並無不同,只是能夠被用來當質子的,可都是諸侯血脈中地位尊崇的兒子,還沒有見過拿女兒來當質子的。

戊煦這一舉動,蘇護表面上千恩萬謝,可直到離開商都,往回走的時候,蘇護都是一肚子的疑惑,不知道戊煦這一手到底是個什麼意思。不過不論是什麼意思,蘇護都不好再多做什麼,就算是在離開之前去見了比干、姬昌等人,這些人也都看不明白戊煦的想法。

我有一身被動技 雖然看不懂戊煦的想法,可各個諸侯們也都非常乖覺,這麼多年下來,戊煦的手腕他們也都是領教過的,所以大家倒也安分守己,該做什麼做什麼去。

可雖說各個諸侯們沒有什麼其他想法,但蘇妲己卻在自己的宮殿裏,差點把戊煦賞賜的那些東西都給砸了。婢女們全都被蘇妲己的樣子嚇的誰也不敢說話,只能跪在地上儘量縮小自己的存在感,還是跟着蘇妲己一同進宮的琵琶精一把抓住了蘇妲己的手,纔沒讓蘇妲己氣的連戊煦賞賜的東西都給砸了。

琵琶精:“可別把這玉瓶也給砸了,若是給自己招來了禍事怎麼辦?”

琵琶精擋住了,蘇妲己也稍微冷靜了下來,看着手中拿着的玉瓶,走了回去,坐在榻上。下面的婢女們小心而又快速的把地上被砸的亂七八糟的東西全都給收了起來,飛快消失。等到周圍完全沒有其他人了,蘇妲己纔開口,帶着一些不滿,卻已經沒有方纔的氣憤,“你說這紂王到底是怎麼想的?我這麼一個大美人竟然就這樣把我扔在這裏,他的眼睛是瞎的嗎?”

琵琶精上下將蘇妲己看了一眼,偷笑了兩聲,“我也是第一次看見,竟然有男人能夠抵擋你的魅力,之前我見他在殿上看你獻舞的時候,那雙眼睛可是直愣愣的。”誰又能夠想到,這男人回頭就直接把妲己扔這裏來了。

¤ttκa n¤¢○

蘇妲己現在可不就在宮城外的一處別院裏,因爲是冀州侯的女兒,連出入都需要被監視着。

蘇妲己聽了琵琶精說的話,心中稍微好受了些,但是想到自己如今的情況還是心中不樂,特別是她這一次來到這裏的目的,可就是衝着紂王來的。女媧娘娘可是許了她諸多好處,只要她能夠迷住紂王,讓紂王變成一個昏君,顛覆大商,她的任務可就算是完成了。

蘇妲己坐在那裏不再說話,反而是想着該如何接近紂王。反倒是她的好姐妹琵琶精,坐到了一旁,閒聊道:“這紂王看着可真是俊美非凡,我在外面聽那些百姓們提到紂王的時候,可都說他是個好王呢。只是可惜了,竟然這般糊塗,得罪了女媧娘娘。”

蘇妲己飛過去一眼,“噤聲,那位娘娘的名號可不要總是掛在嘴邊,你說了她可是會聽見的。”

琵琶精被訓的面上訕訕然,不太高興道:“不說便不說,這般兇做什麼?”

蘇妲己嘆息:“我的好妹妹,你我只是小妖,有些話還是別說的好。別看人家是聖人,這心胸也沒見寬大到哪裏去,知道爲什麼娘娘要我等來毀了紂王嗎?只是因爲這紂王繼位後,很得百姓愛戴,娘娘廟的香火都沒有往日裏鼎盛了。加之紂王這些年四處征戰,過娘娘廟而不入,更是說過只相信自己的話來。”

琵琶精聽着覺得可笑,“只是因爲這個?沒有其他的原因了?”

蘇妲己緩緩道:“其他的原因,也許是有的,只是那些,不是我們能夠知道的了。現在啊,我們還是想想,該如何接近我們的大王吧。”跟那些聖人們到底想要做什麼,又有什麼心思相比,蘇妲己和琵琶精這類小妖,也只是更加關注眼前的利益而已。

女媧娘娘讓蘇妲己來霍亂朝綱,她便如此,她也想要感受一下人間的富貴榮華,蘇妲己還就真的不相信,能有完全不受自己魅力影響的凡人。

萌寶一加一:爸比,請跪好 於是在接下來的日子裏,蘇妲己各方打探,幾乎將戊煦的所有行程全都摸了個通透,然後就是想要創造偶遇了。

可是在摸清了戊煦的行程後,蘇妲己不得不選擇刻意接近,因爲這紂王,還真是沒有多少的清靜時間。若是人間帝王都是這個樣子的,蘇妲己還真是不明白,爲什麼那麼多的人想要去爭奪這個位子了。不過她不明白是一回事,但要接近紂王又是另外一回事。

戊煦在再一次看着宮人端了一碗湯走進自己的書房後,放下了手中的竹簡。

宮人默默退下,戊煦旁邊的兩個兒子殷郊、殷洪全都非常乖覺的靜默,而戊煦卻看了一眼那碗依舊被加了料的湯,心中也只能感嘆一句,蘇妲己的膽子還是挺大的。只是蘇妲己的膽子越大,戊煦就感到愈發的失望,原本他會把蘇妲己留下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蘇妲己讓他想到了故人而已。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也開始會懷念故人了。

窗邊那隻胖麻雀越來越像是一隻真正的麻雀,無憂無慮的吃着稻穀,而戊煦在沉默了一會後,重新拿起竹簡繼續考校自己兩個孩子的功課。不論如何,這大商的將來,最終還是會交到殷郊、殷洪的手上。

以前的戊煦成爲帝王的時候,總是會盡職盡責的做到一個帝王所應該做的事情,不但將這個國家發展到最爲強大,甚至會爲這個國家的將來考慮,考慮到百千年之後。他完全可以想象到,千多年後的後人會如何評價自己,那個輝煌的時代。

但是到了他這個地步,經歷過了那麼多的人生之後,再一次成爲帝王,戊煦有很多事情都已經看的分明,人類真的是一種非常神奇的生物,總是能夠在很多地方給人以無限的驚奇。他曾經爲那些國家所做過的事情,確實是超前而又令人歎爲觀止的,可是同時,他也毀掉了很多,那個世界發展中的其他可能性。

人類的進程有着自己的步伐,而他無需催促,文化和歷史,都是沉積下來的,不是趕路趕出來的。所以如今已經有些懶洋洋的戊煦,所想要做到的,只是這個時代的帝王應該做到的,同時在一些細小的地方,引導人們來改變這個時代。

厲王妃 知人善任,還是非常重要的,也所以,他纔會如此受到百姓的敬重。真的說起來,若不是戊煦這些年爲了鞏固統治的征戰,戊煦的光芒,可能還不及那些被他提拔起來的朝臣們。而他如今想要教給兩個孩子的,也是“知人善任”四個字罷了。

然後在他百年之後,看誰更有帝王的氣度,這商王的位子,便是交給誰。從一開始,戊煦就把話都說的很清楚,也所以,殷郊和殷洪也都非常努力的朝着戊煦所期望的方向發展。

原本蠢蠢欲動的諸侯們,在戊煦這幾年的作爲下,加上殷郊殷洪兩人的表現下,漸漸安定乖巧了下來,可是這一切,隨着蘇妲己的出現,開始有了小小的波動。

就算戊煦改變了很多,但是有一點卻從來沒有變過,他是一個非常任性而又自我的人,就算他的表面看起來再怎麼有欺騙性,但有的東西總是不會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