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猴王追著麟貓消失在視野之中,餘慶全頓時高興的叫了起來,接著整個人猶如一道旋風一般沖向果林中間的先天果樹。

王影、施玉成、熊文、熊傑四人也是猶如一道道疾風緊跟餘慶全身後,迅速的沖了下去,猴王離去,沒有先天怪獸,壓力一下子小了很多,如此好的機會可是不容錯過的。

「嗷~」

有金剛猿發現了幾人的身影,頓時嚎叫起來,一隻只金剛猿急速的閃動沖了過來。

另外一邊,羅浩、方人奎、王遠威、謝凌雲、蘇裕五人也幾乎在同時朝著中間的先天果樹沖了上來,一下子彼此都發現了對方。

「哼~餘慶全,你竟然敢背著我們羅家來搶果子,你這是找死。」

羅浩一看為首的餘慶全,頓時就怒吼起來,前幾天羅家組織了一批人過來搶果子,其中就有餘慶全,那一次,羅家的先天高手羅童受到重傷,眾人無功而返。

「哼~這果子是你們羅家種的?還是這猴山是你們羅家的?上次你們羅家就言而無信,答應我的先天果都沒有給我,現在我只不過是過來拿走我該得到的東西。」

餘慶全雙眼微微一眯,沒想到羅家這邊的速度竟然如此快,自己這邊是馬不停蹄的趕來,就是想要提前先將果子給摘走。

「你現在幫忙對付這些金剛猿,我可以考慮給你幾顆果子,不然的話,從此以後你就是我羅家的死敵。」

羅浩眼中閃過一絲殺意,前幾天羅家組織了一批高手來搶寶,事先已經答應不管有沒有成功都給2顆先天果給餘慶全,可是最後,羅童受傷,沒有絲毫收穫,羅家這邊卻是食言了。

羅浩自覺理虧,所以也是不在這事上多做糾纏,直接就用羅家的名聲想要嚇唬住對方五人,餘慶全敢帶人來,顯然都是高手,真要是硬拼起來,自己這邊五人討不到多少好處。

「呵~嚇唬誰呢?你羅家霸道慣了,還真以為人人都怕你們不成?」

餘慶全一聲冷笑,手中的大鎚將一頭金剛猿給錘死,接著對王影等人吩咐道:「不用理他們,速度行動~」

「斷魂鞭施玉成、大力熊兄弟,還有一個人不認識的,你們四個難道也要和我羅家為敵?」

羅浩眼前對餘慶全威嚇不成,馬上又對著施玉成幾人說道。

「對不住了~」

施玉成此時已經摘下了自己的眼睛,微微一笑,手中的鞭子靈活異常,猶如一道靈蛇,攜帶著開山裂石之威將一頭頭金剛猿抽打的血肉橫飛。

「滾~不然我們兄弟可不客氣。」

熊傑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對羅浩更是沒有好語氣,手中的雙頭斧揮舞出一道影子將一頭頭衝上來的金剛猿砍死。

「很好,既然你們找死,那就別怪我們,殺了他們~」

羅浩臉上露出猙獰的神色,對著身邊的幾人說道:「方人奎,餘慶全你來對付,我和蘇裕對付大力熊兄弟兩人,謝凌雲你纏住施玉成,剩下的那個歸王遠威。」

餘慶全五人當中就屬餘慶全是最難對付的,他實力離先天武者都已經很久,擁有9萬多斤的可怕力量,羅浩一方也就是方人奎可以去對付,其它幾人在力量上都有所不如。

「我們的速度要快,將他們幾個解決之後,我們還要抓緊時間摘果子。」

羅浩將手中的彎刀微微揚起,說完這話就如同一道疾風沖向熊傑,他這個人睚眥必報,剛剛熊傑的話已經讓他懷恨在心,現在自然是想要將熊傑給殺了。

「哈哈~當我們兄弟好欺負?」

熊文將手中的長棍指向沖了上來的蘇裕。

「早就看你們羅家的人不慣了。」

熊傑的雙頭大斧舞動,看著衝上來的羅浩,臉上露出非常不爽的表情。

羅浩這邊的五人幾乎眨眼間就沖了上來和餘慶全五人混戰在一起,場面頓時有些混亂,一邊還要和怪獸相鬥,一邊又要和其他人激戰。

不過金剛猿的智慧非常高,很快就看出衝上來的兩伙人之間也在互相廝殺,所以金剛猿群就慢慢的退離出戰場,在旁邊靜靜地觀戰。

「碰~」

餘慶全手中的雙錘彷彿有雷霆之威,看起來似乎速度不快,可是每一錘下去,所過之處,所有的一切都被錘的粉碎,一棵棵珍貴無比的朱果樹、紫血果樹都被他的大鎚給錘斷。

和他相鬥的方人奎也是實力極為了得,手中的一把大馬刀強悍無比,每一刀下去都有幾萬斤的可怕力量,大馬刀之下,所有的一切被這可怕的力量震成齏粉。

兩者之間的戰鬥,力量與力量,鋼鐵與鋼鐵之間的碰撞,一道道沉悶的聲音猶如在深水之中爆炸的炸彈,看似不起眼,但卻蘊含極其可怕的能量。

熊文手中的長棍和蘇裕的長槍激戰在一起,一輪輪圓圈之間的碰撞,一掃、一點、一刺、一戳之間瀰漫著濃郁的殺機,出身極道武館的蘇裕,實力極為的強悍,長槍如龍、橫掃千軍、潛龍出水、力劈華山、回馬槍等等經典的槍術早已經爐火純青。

另外一邊,羅浩雙眼變的血紅,眼前的熊傑實力和自己相差無幾,儘管自己已經用出了羅家的祖傳刀法,可是依然占不到絲毫的便宜,而熊傑看似神經大條,沒有腦子,但卻是發現了羅浩易怒的弱點,在不斷用言語刺激這個羅浩,一旦羅浩稍微露出一絲破綻就有可能被熊傑給一斧子劈死。

最輕鬆的應該算是施玉成,他本身實力就比謝凌雲更強,但又不想殺了謝凌雲,所以也是遊刃有餘的顫抖著,而謝凌雲實力一般,也不求能夠殺了施玉成,兩個人之間的戰鬥倒像是你儂我儂的情人打俏。

只有王影的壓力是最大的,王遠威本身力量就比王影強很多,僅僅只是一招碰撞,他就發現了王影的實力很弱。

「哈哈~難怪我不認識你,看來你也就是剛剛成為一流武者沒有多久,這才萬吧斤的力量就出來找死,下了地獄可要記住,殺你的是我王遠威。」

王遠威手中的長劍耍出一道道劍花,還不忘高興的說一番王影。

王影額頭大汗淋漓,他太缺少和其它武者之間生死廝殺的經驗,這一上來就是面對王遠威這樣的高手,對方劍法一套接一套,讓人防不勝防。

王影此時不得不選擇一邊往後退躲避對方的長劍,一邊選擇利用手中長槍長度上的優勢來反擊一下。

力量上不佔優勢,劍法又不懂太多,以前慣用的刺槍術好像又沒有用武之地,王影的處境一下子就變的非常危險。

「碰~」

王遠威手中的長劍如刀一般斬下,將王影斬的連連後退,幾萬斤力量的差距,他此時甚至都將長劍當成重武器來使用了。

「哈哈~力量太弱了,長槍都擋不住我的劍,趕緊滾下了磕頭,說不定我就好心放過你。」

王遠威越打就越開心,現在有點貓抓老鼠的心態,一次次攻擊看王影的窘態,然後又說一些打擊人的話。

「冷靜~冷靜,他現在還不知道我掌握了無堅不摧的境界,只要利用好這點,到時候一槍就足夠了!」

王影額頭冒出了冷汗,雙臂都覺得麻痹了,力量相差太大,身體素質上的差距也很大,和對方的一次次碰撞,讓王影手掌虎口都被震裂,鮮血湧出來。

「刺槍術~」

王影一聲怒吼,手掌的長槍猶如潛龍出水,抓住一個空隙刺向王遠威的腦袋。

「都說力量太弱了~」

王遠威手中的長槍輕輕一撥,王影的長槍就刺了一個空。

「他越是輕敵我就越有機會~」

王影感受著點光長槍上傳遞迴來的力量,這王遠威現在遠沒有剛剛開始時的謹慎,剛剛開始的時候,王遠威面對王影的刺槍術,每次都會選擇利用身法去躲避,而不是用劍去撥開。

因為長槍屬於重武器,擅長將力量給發揮出來,而劍則是屬於輕武器,不適合將力量給發揮出來,雙方力量差不多的情況下,靠劍去撥開對方次過來的長槍就是找死。

可是現在,經過一番較量,他很清楚王影的力量並不大,也不過是才剛剛成為一流武者而已,力量比自己少了好幾萬斤,如此巨大的力量差距,他就可以用劍去撥開王影刺過來的長槍。

「玩夠了,也差不多該送你去見閻王了~」

武者交手速度很快,王遠威這邊眼見其他幾人一時半會沒有什麼結果,想著先解決了王影再過去支援,手中的長槍攜帶著可怕的巨力猶如一道月光殺向王影。

「刺槍術~」

王影雙腿站立,握緊了手中的長槍,一聲怒吼,也是針尖對麥芒,手中的長槍也是正面刺了過去,而且這一次王影用出了無堅不摧的境界。

「哈哈~都說沒用了,還用出來。」

王遠威看到刺過來的長槍,手中的長槍微微一變,想要和前面幾次一樣撥開長槍,可是這一次,他突然覺得王影手中的長槍猶如一座大山一般沉重,竟然紋絲不動。

然後在他的視野之中,點光長槍的槍尖越來越大~

PS:求收藏、求點擊、求票票~~ 「噗嗤~」

王影手中的點光長槍瞬間貫穿了王遠威的腦袋,他到死眼睛都瞪得大大的,似乎是死不瞑目,有太多、太多的不甘心,又或者是覺得自己死的不明不白,沒弄清楚就被人給殺了。

秦先生,別來無恙 可是即便是有再多的留戀和不甘,他眼中的色彩漸漸的消失,屍體無力的倒下。

「獅子撲兔都要全力以赴,以後自己可不能犯這樣的錯誤。」

王影氣喘吁吁,要不是王遠威輕敵大意,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殺了他,反而會被他給殺了,所以王影牢牢的記住了這個王遠威,提醒自己任何時候都不可輕敵大意,否則眼前的一切就是最好的懲罰。

「什麼?」

其他人雖然在激斗,可也是時刻留意周圍的一舉一動,看到王影一槍幹掉王遠威,頓時都吃了一驚。

「哈哈~殺的好,先幫施玉成。」

餘慶全高興的大笑,頓時覺得自己底氣都更足了,手中的大鎚接連發出幾道威猛的攻擊,將方人奎打的連連後退。

「王遠威這個廢物,怎麼快就被人給殺了,真是廢物~」

羅浩一邊和熊傑激斗,一邊也是忍不住罵娘了,王影一看就不是什麼厲害的高手,剛剛的時候王遠威還在貓戲老鼠,可是一轉眼,竟然被王影給殺了。

「撤~」

羅浩猛的一攻擊,拉開和熊傑的距離,接著一轉身,猶如一道疾風一般迅速的逃走。

其他幾人一見羅浩就先走,頓時一個個也是趕緊抽身,接連迅速的朝著猴山下撤走,不敢在戀戰。

餘慶全等人的實力本來就非常強,現在王影幹掉了一個,5打4,而且施玉成一看就知道沒有用全力,真要死拚死打下去,羅浩五個人都會留在這裡,趁著還沒有受傷,趕緊撤才是明智的。

「不要追,抓緊時間搶果子。」

哥哥萬萬歲 餘慶全看著迅速逃走的羅浩幾人,卻是沒有絲毫追擊的一絲,立刻轉身就朝著中央的先天果樹沖了上去。

「唔~」

見到餘慶全幾人又沖向自己的先天果樹,原先一旁觀戰的金剛猿群頓時就開始怒吼起來,一個個擊打自己的胸脯,發出沉悶的聲音,猶如人形的坦克一般沖了上來。

「速度要快~」

餘慶全手持雙錘和幾頭精英金剛猿激鬥起來,這金剛猿肌肉非常的結實,不愧是被稱之為金剛,餘慶全可怕的力量通過大鎚完美的釋放出來,可是精英金剛猿只要不是被打中要害,基本上都沒有太大的事情。

再加上數量的優勢,餘慶全這邊的壓力比起剛剛和方人奎交戰的時候還要大,一頭頭金剛猿力氣大的驚人,關鍵是非常的靈活,雖然沒有兵器,可是簡單的一抓、一捶、一撕也讓餘慶全險象環生。

施玉成、大力熊兄弟也各自應戰上幾頭實力強大的精英金剛猿,讓王影可以更安全和自由的去採摘果子。

王影身影如風,右手提槍,一槍刺死了一頭普通金剛猿,左手的動作卻是非常快,圍繞著一顆果樹一轉,果樹上所有成熟的紫血果就被摘的乾乾淨淨。

「先天果~」

餘慶全見王影在摘紫血果,頓時就急著叫了起來。

本來王影是有自己打算的,如果先摘紫血果的話,這些金剛猿不會太過暴動,自己可以多摘一些,等到要撤退的時候再去摘先天果。

不過看了一眼幾人吃力的激斗,也是知道幾人堅持不了太久,立刻就朝著中央的先天果樹沖了上去。

「嗚~」

見王影要採摘先天果,猴群頓時就慌了,這先天果一旦丟了,猴王回了的話,它們肯定沒有好果子吃,更重要的是幾頭精英金剛猿也指望著先天果來早日衝擊先天境。

幾頭精英金剛猿此時也不管不顧餘慶全、施玉成幾人,朝著王影就沖了過來,紫血果可以丟,因為紫血果的數量足夠多,有11顆樹,即便是被摘走了一些,影響不大。

但是先天果絕對不能再丟,剛剛被麟貓摘走了一顆,猴王都大怒的追了出去,現在要是讓這些人給得手的話,估計會被摘個精光。

「給我回來~」

餘慶全原本和三頭金剛猿激斗,現在一下子少了一頭,他也是趕緊衝上去,手中的大鎚頻頻攻擊,阻止住想要衝向王影的金剛猿。

施玉成手中的斷魂鞭抽打在一頭金剛猿身上,一拉也將一頭金剛猿給拉回去,熊文和熊傑也都極力的纏鬥住各自的金剛猿。

王影腳下的身法不斷的閃動,學了差不多1個月的梅花樁,他早就已經爛熟於心,此時沒有精英金剛猿的威脅,王影速度全開,一下子就衝到了先天果樹旁邊,輕輕的一跳,立刻就跳上了十多米高的先天果樹上。

「呼~」

「好香啊~」

一陣清香撲鼻而來,一聞就讓人全身舒坦,彷彿在修鍊時才有的感覺。

王影身影在先天果樹上跳動,手中的動作卻是不慢,一顆顆成熟的白色先天果被王影迅速的採摘下來,僅僅只是幾秒鐘的功夫,這顆先天果樹上的成熟先天果都被摘的乾乾淨淨。

「嗷嗚~」

猴群怒了,也慌了,先天果被摘光,猴王回來就慘了,而且這11頭精英金剛猿以後要進軍先天境就會更難了。

「噗~」

餘慶全抓住機會,手中的大鎚用盡全力一鎚子將一頭精英金剛猿給錘死,接著看向王影說道:「趕緊撤~」

摘完了先天果的王影,又急速的朝著紫血果樹衝過去,紫血果才是王影現在最急需的東西,這一次看到如此多的紫血果樹,王影也是不肯放過,錯過了這一次,下次還想要輕鬆的得到紫血果就難了。

圍繞著一顆紫血果一轉,這顆紫血果樹上的成熟紫血果就被王影摘的乾乾淨淨,根本連三秒鐘都沒有。

但是此時,猴群已經不管不顧,全部都朝著王影沖了過來,王影頓時就嚇了一跳,將背包往背上一背,握緊了手中的點光長槍迅速的朝著外圍逃走。

「撤~」

餘慶全幾人也不戀戰,迅速的朝著王影這邊匯合,猶如幾道疾風一般。

「這餘慶全只顧著自己的先天果了,要是我先摘紫血果的話,肯定還能多摘幾棵樹,現在是捅了馬蜂窩了,這些金剛猿追著我不放了。」

王影拚命的逃跑,速度快的嚇人,猶如一道影子一般從百米高的猴山上沖了下來,背後跟著一頭頭憤怒的金剛猿,速度比起王影還要更快,嫣然一副窮追不捨的樣子。

精英金剛猿的後方,餘慶全、施玉成、大力熊兄弟四人也是緊跟著,手中的武器還發出一道攻擊,將一頭頭追擊的金剛猿給打翻,試圖以此來吸引猴群的注意力。

然而這一次,金剛猿群根本就不管不顧,依然追著王影不放,一個個非常的靈活,有的在岩石上跳動,有的在高大的樹木上追擊,離王影越來越近。

「基礎上還是差了很多,這A級的金剛猿相當於一流武者上段的高手,本身又擅長速度,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遲早會被追上的。」

他來時夜色正濃 王影的額頭都出現了汗珠,一旦自己被幾頭精英金剛猿給一起攻擊的話,自己真的就凶多吉少,還是太缺乏面對群攻的經驗了,更何況,這金剛猿實力都比自己強大很多。

「王影,堅持住~」

餘慶全和施玉成兩人的速度都非常快,在一流武者當中都是最厲害的那一部分,此時竟然慢慢的追了上來,手中的大鎚和斷魂鞭不斷地發出一道道攻擊,將一頭頭追擊的金剛猿攔住,給王影爭取一些時間。

一流武者如果全力以赴的奔跑,即便是王影這樣剛剛初入一流武者不久的人,也可以做到百米每秒的速度。

百米每秒,10秒就是1000米,1分鐘就是6千米,一小時360千米,速度和高鐵有的一拼。

王影感受著迎面而來的可怕空氣阻力,自從成為一流武者之後,他都沒有這樣全力以赴的疾跑過。

魔物祭壇 「力量的運轉,肌肉的變動,拳頭可以發出的力量,腳步也同樣可以~」

王影一邊跑,腦海中卻是想起牛漢所說的話,體內的力量從腰部慢慢的傳送到腿部,雙腿猶如不知疲倦的發動機一般,踩出讓人看不清的影子。

王影的速度竟然慢慢的變快,而且速度越變越快,一轉眼的功夫,王影就在金剛猿群的視野之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嗷~」

金剛猿憤怒的叫了起來,同時將自己的憤怒發泄到餘慶全、施玉成幾人的身上。

「哈哈~這些傻猴子,即便是有智慧了,但依然還是很一般,不要和他們糾纏,撤~」

餘慶全頓時就大笑起來,這金剛猿雖然有智慧,可是和人類相比還是差了很多,王影雖然看起來消失不見,其實並沒有走太遠,這荒野之中的樹林、草林,還有地形之類的會遮住視線。

只要按照被王影走過的痕迹就可以很輕鬆的追擊王影,可是這些猿猴哪裡知道這個,一看不到王影就只會慌亂的怒吼。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呼~呼~」

王影一口氣足足跑出了幾十公里,直到後面聽不到金剛猿的嘯聲時才停止奔跑,整個人都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呼吸。

末世之後的武者雖然身體素質強大了很多、很多,可是一直保持最高速度疾跑的話,還是會對身體造成極大的負荷,也無法一直持久下去。

王影休息一會,餘慶全、施玉成、熊文、熊傑四人也是很快就追了上來,一個個看起來都有些狼狽,氣喘吁吁的。

「王影跑的很快啊,這身法了不起。」

施玉成看了看王影,幾人怕王影帶著寶物溜走也是快速的甩掉金剛猿追了上來,沒想到王影雖然剛剛成為一流武者沒多久,可是這速度竟然快的驚人,幾人竟然一時追不上。

「王影應該是領悟了將無堅不破的境界運用到身體上,所以這速度一下子就飆升起來。」

餘慶全放下自己的雙錘,微微休息一下想了想說道。

「這無堅不破的境界不是只能在兵器上使用嗎?」

熊文有些不解,他知道無堅不摧,知道領悟無堅不摧境界的武者基本上都是同級武者當中最厲害、最可怕的存在,但自身沒有領悟這種境界,所以對這一塊知道的很少。

「誰跟你說只能在兵器上使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