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艾維拉聽到了一個低沉的、帶着好聽腔調的聲音,她不需要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就知道對自己說這句話的人是誰。

不是鄧布利多教授,也不是跟隨着自己妻子腳步義無返顧相信她的詹姆,更不是在羣體裏總是充當智囊團的萊姆斯,而是那個……

無論在任何時期都彷彿與她水火不容,在幾個月前才與萊姆斯一起看過她發狂一面的西里斯。

西里斯·布萊克。 西里斯看着艾維拉,他自己也沒意識到,他說這話的時候有多用力。帶着一點恨鐵不成鋼的意味,他死死地盯着艾維拉:“無論你叫什麼,艾維拉·維爾也好,還是艾維拉·卡倫也好。你是魔法部的傲羅,你是鳳凰社的成員,更是一名在霍格沃茲學習了七年畢業的優秀巫師!”他將之前她說的那些混賬話——西里斯認定是混賬話——全部還給她。然後他深吸一口氣,平靜的開口:“你不是什麼怪物,你是我們的同伴。艾維,這一點永遠不會變。”

詹姆都快要爲自己兄弟這一番精彩的演講拍手叫好了,他以前怎麼沒發現西里斯除了哄女孩之外也有這麼會安慰人的時刻——好吧,也許只是因爲他沒在意。即使西里斯很不齒他的家族,但詹姆還是得說,出身於古老的布萊克家族的長子,在某種時刻真他媽有貴族範!特別是遊說時那低沉的聲音,他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他聲音這麼好聽?!

“我快要感動而泣了。”

也許過了幾秒鐘,開口——這麼不正經的開口打破這一沉靜氣氛的不是別人,正是西里斯卯足勁安撫的艾維拉——當然他本人絕對不會承認這是安撫。她眨着暖金色的眸子,將視線從莉莉一直掃到西里斯最後定格在他身上,然後在詹姆、萊姆斯和莉莉毫不掩飾的笑臉、西里斯迅速發黑的臉色中勾起脣角,給了他一個她自己都覺得神奇的燦爛笑容:“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這麼會說話?不過我喜歡。”

西里斯愣了一下,隨即笑了——很惡劣的笑了:“沒辦法,誰讓你愚蠢的鑽牛角尖。不過如果你因此喜歡上我的話,我會考慮考慮接受你。”

“閉嘴吧你!”艾維拉罵了一句。

氣氛輕鬆起來。

“那麼孩子們,我們不耽誤時間了,立刻出發吧。”鄧布利多教授剛纔一直沒有說話,此時此刻他才重新拍拍手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他身上。“不過我不得不提醒你們,警惕,小心。”

穿好巫師袍,艾維拉跟在莉莉的身後出了房子——他們幾個人將波特夫婦以及小哈利保護在中間,由西里斯、萊姆斯和彼得帶頭,她殿後。本來彼得是要與艾維拉一起留到後面的,但是被她以:“我現在的能力在你們之上”給拒絕了。其實如果不是帶着小哈利,他們完全可以直接幻影移形到高錐克山谷附近的樹林裏。但小孩兒的身體不足以承受這麼強力的擠壓,所以他們必須跑過去。

艾維拉在後面一邊慢慢地跟着,一邊觀察四周。他們很快就進入樹林。

艾維拉覺得自己的視線突然被放寬了很多——她的耳邊不斷接收前面她同伴們的心跳聲,快速的、有節奏的;還有他們的呼吸聲,每一聲都被放大傳到她耳邊。她從未試過這樣的感覺——光是聽心跳聲就能分辨出是誰。她還從裏面聽到了小哈利的心跳聲,很細小。他似乎知道他們正在做什麼,心跳的速度幾乎比他們快上幾倍。

但是很快她就發現了不對勁,她停下腳步往不對勁的方向望去。他們進入樹林的時間不算短但是也不長,吸血鬼的視力讓她輕易的就看到樹林遠處升騰起的黑霧,然後從黑霧裏走出了幾個穿着黑衣服的男人——男人擡頭,就往他們的方向望了過來!

“怎麼了?艾維。”萊姆斯是第一個發現艾維拉停下來的人,他也立刻停了下來,轉過身高聲問道。

“繼續跑!快!”然後他們就看到艾維拉朝他們衝了過來——只是一個扭頭的時間,艾維拉已經站定在他們的身後催促,“快!是食死徒,在幾英里外!”

所有人在這個時候才真真切切的感覺到艾維拉與他們的不同。但他們並沒有說什麼,只是按照艾維拉的指令繼續往前跑去——用比剛纔更快的速度。但一個疑問同時從他們心裏升起來:那羣食死徒爲什麼會出現?難道他們的行蹤暴露了嗎?

艾維拉倒是沒有想這些,因爲她正在用力的壓抑心裏升起來的飢餓——由暴虐引起。她早就設想過這種情況,在她決定回巫師界的那一刻起,她就在腦海裏反覆模擬與食死徒對峙的畫面。要壓抑那種彷彿從骨裏透出來的恨意將她燒的痛苦不堪,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目的又不得不強忍下來。

那段時間很短,但那段時間裏,賈斯帕被她情緒影響到根本無法在家裏待下去。

此時此刻她腦海裏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將她的嘴脣靠近那羣食死徒的脖頸將他們的血液吸乾。恍惚中,她想起了曾經令她渾身舒暢的液體,而她知道自己需要它。她覺得自己的手臂被一股很微小的力量給拉扯住了——是誰那麼不自量力?她想都沒想,正要擡手將拉扯住自己的那股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力道給甩開時,她聽到了一個聲音,喘着粗氣、咬牙切齒的在她耳邊響起。

“艾維拉!你他媽的給我清醒過來聽到沒有!”

她猛地回過神,然後就看到被自己死死壓制在地上渾身狼狽不堪的詹姆——她立刻往後退了一大步,狠狠地撞到樹上。可是她不覺得痛,內心恐懼的感覺比任何時候都要強烈。

她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她攻擊了自己的朋友!

“沒事,咳……”詹姆揉着自己的肩膀,他第一時間安撫了被嚇壞的莉莉,然後再看向艾維拉,“艾維,我沒事。”

“不……”艾維拉喃喃開口,她臉上的表情與莉莉的一模一樣,她被自己嚇壞了。“你們快跑,我……我不能和你們待在一起,不能……”她的聲音很輕,視線沒有焦距。

又是這樣的表情!

西里斯生氣的看着艾維拉,但是他發現自己開不了口,與上次艾維拉攻擊食死徒不同,這次她攻擊的是自己最好的兄弟!可他不怪她,他清楚她心裏的恐懼,而且她給過他們選擇的機會。與一隻吸血鬼同行,無論那隻吸血鬼是不是他們的同伴,都會存在一定的危險,這是他們每個人都心照不宣的事情。

但是她現在的表情……?她又在想什麼她是怪物之類的念頭嗎!他絕對不允許!

“艾維拉!”西里斯的聲音在喉嚨裏轉了一圈吞下去,他們同時看向怒吼出來的莉莉。

“莉莉……”艾維拉緊緊靠着樹木,她聽到了很細小的腳步聲——從幾英里外傳來,正在朝這個方向靠近。

“如果你不想我恨你,你最好不要有什麼你與我們不是一起的想法!”莉莉生氣,她對艾維拉從未有過這樣嚴肅的表情與語氣,“你剛纔攻擊了詹姆,所以你必須因此道歉!now,道歉!”

艾維拉一激靈,下意識就脫口而出:“對不起。”

“很好,詹姆,你呢?”莉莉回過頭看自己丈夫,後者立刻從善如流:“沒關係。”

“我也沒關係。”莉莉看回艾維拉,她的嘴角緊抿,但是當她與艾維拉的視線對上的時候勾起了一個小小的弧度,表情柔和了下來道:“所以不要怕。你並不想殺死詹姆,艾維。”即使想起剛纔的那個畫面她都有些後怕,但是這些後怕與恐懼在看到艾維驚恐的表情時被她收回心底。

艾維拉一直在害怕着,莉莉很清楚這件事。

對艾維拉,莉莉有着極大的耐心——也許是因爲當了母親的關係。看着這樣的艾維拉,她覺得自己的呼吸也有些困難了,她心疼她。

“……對不起。”艾維拉只是重複着這句話。她垂下視線,最後拿定主意一樣擡起頭,堅定的說道,“你們快跑,我來殿後。”她乾巴巴的說道,並有些不舒服的嚥了下喉嚨——她喉嚨裏升騰起的疼痛感比之前更清晰了,這讓她無意識的持續做出吞嚥的動作。她知道,她必須吃點什麼——即使她進食沒多久!

“你不會因此再也不見我們,對嗎?”莉莉問道。

艾維拉移開她的視線,只是重複着:“快跑,我會追上去的。”

“不!你必須先回答我這個問題。”莉莉執拗的可怕,但是她的舉動並沒有引起其他幾位男士的不滿。事實上,他們全都看着她,用眼神逼迫她。

莉莉懷裏的小哈利似乎也察覺到了現場濃重的氣氛,他咿咿呀呀的叫出來,小聲音裏的嚴肅似乎也在逼迫着艾維拉。

“……對。”艾維拉終於是回答了,她重新看向莉莉,“艾維不會因此再也不見你們,她不是那種會逃避事情的膽小鬼。她會好好的、親自再向詹姆·波特道一次歉。”

莉莉嚴肅的看着她,艾維拉終於是迎上了莉莉的視線,斬釘截鐵:“她永遠都是你們的同伴,這一點不會變。”

氣氛彷彿在那一刻凝固了。

西里斯緩緩吐出一口氣,他不得不承認波特夫人真他媽的夠勁!在某種程度上,他對自家兄弟的這位戀人實在是佩服得不得了,最起碼這種女孩兒之間的友誼實在不是他們能夠理解與插.手的。不過真的很偉大不是嗎?有了艾維拉的這個承諾,他不怕以後見不到她。

“你們快跑,我處理完他們就會去山谷與你們會合。”艾維拉藏在巫師袍下的手緊緊的握着,用力壓抑的表情並沒有隱瞞他們。

“好。”莉莉現在儼然成爲團隊裏的小老大,她和詹姆對視一眼。

西里斯說道:“那我們走。”臨走前,他看向艾維拉,後者似乎有意識般也同樣望過來,而後衝他點點頭。

他們跑開之後,艾維拉一個轉身抓着樹幹以一種絕對不可能的姿勢往上爬,直到爬到她確定那羣食死徒不會注意到她的高度才停下來。她的視線在高空中一下子就拉遠了,輕而易舉就看到了朝這邊跑過來的那羣黑色衣服的男人——她用腳用力勾過樹幹然後將自己的身體往旁邊甩,然後穩當當的坐在樹枝上。

她垂下頭看着地面,暖金色的眸子流淌着一些看不懂的情緒。

感覺毒液開始在自己口中瘋狂蔓延,艾維拉用視線估算着食死徒們即將跑進她的狩獵區域時,她的腦海裏閃過了最後一個念頭。

對不起。 當莉莉一行人抵達高錐克山谷,看到鄧布利多教授後,他對他們說的第一句話是:“艾維呢?”

司大少的嬌蠻未婚妻 “她殿後。”西里斯代表所有人回答了鄧布利多教授的問題。鄧布利多似乎在想什麼,但他並沒有對西里斯的說法產生任何疑問,之後他將他們領到了一棟房子前面讓他們進去。 從誅仙開始做皇帝 一直沒有說話的蟲尾巴突然開口,沙啞着聲音:“艾維拉找得到我們嗎?”他的聲音在顫抖。

“她會的。”鄧布利多側站在門旁看着他們。他的話總是這麼有力度。

在等艾維的時間裏,小哈利似乎也感覺到他們在這裏暫時是安全的,一路上不說話的他這個時候咿咿呀呀的喊了十幾分鍾。在逗樂自家爸媽和叔叔以及那位看上去很老的爺爺之後,他也咧開嘴笑得無比燦爛。兩隻小手在襁褓裏揮來揮去,突然,小哈利開始轉着腦袋四處張望。

“也許他在找艾維。”詹姆站在莉莉的身後,伸出一隻手指去戳小哈利白嫩嫩的肉臉。

莉莉無奈的勾起脣角,眉頭卻有些擔憂的皺着:“會不會太久了?西里斯,看到艾維了嗎?”

西里斯站在窗戶旁邊將窗簾拉開一條小縫往外看,聽到問話之後沉默了一會兒纔回答:“no。”他的眉頭和莉莉一樣皺着,看得出來他也在擔心。

“她不會離開了吧?”萊姆斯突然開口。

“不會。”這次回答的是兩道聲音——西里斯和莉莉一起很嚴肅的看向萊姆斯。莉莉在說完之後立刻就是瞪大眼睛看向西里斯,我們的百合女孩兒從來不會掩飾她的內心——她奇怪的看着他,視線裏的意思耐人尋味。而西里斯只是清了下喉嚨,繼續撩起窗簾往外看。

莉莉一扭頭就看向自己丈夫,自己丈夫也挑着眉笑着回望。他們對視了一會兒,莉莉露出了恍然大悟且打趣的表情。

萊姆斯憋不住笑,但爲了不惹惱雖然看起來在看外面實際上注意力全在屋內的西里斯,他垂下頭企圖將自己臉上的笑意掩飾住。

“來了。”突然,西里斯低聲說道。而他們都知道他口中的來了指的是誰。

艾維身上的巫師袍沒有了。

莉莉細心的發現艾維的臉色比之前好了很多——她幾乎不用想,就明白這種臉色好代表着什麼,即使她看起來還是那麼蒼白。雖然對自家好友變成了魔法生物這件事早就做足了心理準備,但真正意識到她真的改變了的時候,莉莉還是有些接受不了。她看着艾維拉的嘴脣,那裏紅了不少。

“鄧布利多教授。”艾維拉進來之後第一聲叫的是鄧布利多教授,隨即將視線轉到其他人身上,問道,“門鑰匙呢?”

“沒有門鑰匙,艾維。”鄧布利多教授回答,艾維拉眨了下眼,她看到了其他人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沒有門鑰匙?

她的腦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運轉起來,這句話的意思是波特夫婦的藏身之處就在這裏,同時也意味着另外一件事——鄧布利多教授隱瞞了她,而她剛下定決心面對的夥伴朋友們卻全部知道這個任務的真實內容是什麼,卻也選擇了……隱瞞她?!

她有些無奈——她很奇怪自己爲什麼不生氣,她只是有些無奈:“well,可在這裏也不一定安全,不是嗎?”

“我們會選出一名保密人。”西里斯飛快的回答。

艾維拉看了他一眼,隨即移開視線歪過頭:“那麼誰?”

“我們還沒確定。”詹姆開口,他一隻手攬着莉莉,阻止她開口說話的同時看向西里斯,“但我認爲西里斯是最合適的人選。”

萊姆斯點頭表示贊同:“我也覺得是。”雖然四.人幫之間的關係很好,但他們誰都不否認其中詹姆與西里斯是最好的朋友——同樣出身純血家族,他們總是能找到共同話題。

蟲尾巴也點點頭。

鄧布利多沒有說話,他只是用他半月形眼鏡後的湛藍雙眸不停的掃視着在場的所有人。他是這之中負責施咒的那個人——在屋子裏的這些人當中,也只有他有足夠強大的魔力去施這個咒語。

艾維拉也看向西里斯,他只是簡單思考了一下就應下了這件事:“好。我來當保密人。”

詹姆笑了,放開莉莉走上前去用拳頭捶了一下西里斯的肩膀:“好兄弟。”後者回敬了他一下,然後兩人同時走到鄧布利多教授的面前,眼神堅定:“教授,拜託你了。”

莉莉抱着小哈利走到艾維拉的旁邊,她覺得她應該開口說些什麼,她對自己隱瞞了自己最好的朋友這件事感到十分抱歉。但她還沒組織好自己的語言,艾維拉反倒先開口了。

“你現在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是做錯了事的小孩。別擔心,莉莉,我沒有放在心上。”艾維拉的語氣很平靜,就好像他們隱瞞她的事情不存在一樣。她笑着看着那位表情仍然顯得擔憂的朋友,忍不住伸出手碰了一下她的額頭:“嘿,別這樣好嗎?”

莉莉有些驚訝自己額頭觸到的冰涼感覺,她下意識就問出口:“艾維,你覺得冷嗎?”

“哦,這個……”艾維拉低下頭在底下搓了兩下自己的手,她看起來有些不想提這事,但又不得不提,“我不冷。我的體溫是這樣的。”

說得很隱晦,但是莉莉還是聽懂了,然後她露出了一副‘該死’的表情,逗笑了艾維。

艾維拉覺得有些神奇,要知道,從重新見面開始就一直是他們在安慰她,什麼時候輪到她來安慰他們了?

特別是剛纔,因爲她得知真相而他們變得小心翼翼的表現——那種一句話也不敢多說的表情。天啊,他們可都是鳳凰社最英勇的成員之一,就算之前面對發狂的她也都能毫無懼色在她耳邊吼叫的人物……

想起之前自己差點攻擊了詹姆,艾維拉收回逗趣的表情,沉默下來。

施咒的時間並不需要很長——赤膽忠心,這個咒語能夠很好的保證除了保密人之外的其他人都不能說出這裏的地址。只要保密人不說,就算是食死徒、亦或者更爲強大的黑魔王走到屋子外面,將他們的鼻子貼到起居室的玻璃上,也不會看到屋裏的人。

鄧布利多教授在施完這個咒之後,深深吸了口氣,他的表情看起來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樣輕鬆了一半:“孩子們,我現在需要去做一件事。”

“再見,教授。”隨着他們的話音落下,鄧布利多教授已經一個幻影移形走了。

艾維拉突然有些感慨——戰爭以來她見到鄧布利多教授的時間越來越短了。不過,她認爲現在的她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得先做了。

“詹姆。”她突然開口。

詹姆知道艾維拉想說什麼,而他剛好也有些話想要對她說:“艾維,能先聽我說完嗎?”

艾維拉也知道他想說的是什麼。

“對隱瞞你的這件事……”詹姆果然就着這件事開口了,艾維拉看着他,等他繼續說完。“我知道你沒有生氣,或許在你心裏根本不需要這個道歉,但是我還是得說。艾維,請原諒我們。”

艾維拉給了他一個淺淺的微笑:“你不知道你所說的這件事,與我攻擊你的事情之間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她毫不猶豫的打斷了詹姆想要開口的趨勢,“你不要說,先聽我說完。”

所有人都看着她,只是這次他們再也沒有給她帶來任何的壓迫感。他們只是很專注的看着她,等着她講出她心底最真實的那些話。

“我成爲吸血鬼還不足一年,所以我的脾氣……用卡萊爾他們的話來說,還不夠穩定。”她頓了一下,繼續說,“一點小小的外部刺激就能使我喪失理智,特別是有食死徒的情況下。”他們不需要詢問她爲什麼要強調食死徒,因爲他們都知道她發生過什麼事——他們之間不會有祕密。

小哈利在莉莉的懷裏轉了個身,然後伸出手想要去抱艾維拉的脖子,但是被艾維拉輕輕抓住手臂放回到了他媽媽的肩膀上。

“我們這種生物的所有負面情緒都會使我們產生食慾,我們的喉嚨會像被火燒那樣疼痛,它可以輕易的摧毀我們的理智,讓我們遵循本能去捕捉我們需要的東西。”她沒有看他們,她盯着地板,“我還不能抵擋這種感覺,所以一旦被我的牙齒碰上的獵物,都無一不例外會被我殺死。詹姆,你不知道你剛纔差點經歷了什麼。”

“但是你清醒了過來。”詹姆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看向西里斯。後者沒有看他,只是將他的視線緊緊的鎖在眼眸微垂的艾維拉身上。

嘆了口氣,他繼續說:“而且,你也沒有怪我們隱瞞你。我們的心情在這個時候是相同的。”

你理解我們的處境,我們也在理解你。

“再說了……”詹姆在艾維拉有些疑惑的視線中勾起脣角笑了一下,那副表情就活像是得到了什麼便宜貨,“我們有一個吸血鬼當朋友,哈利也有一個吸血鬼姨母——這很酷不是嗎!要知道,整個巫師界遇到吸血鬼的人屈指可數!相信我,亞瑟和茉力如果知道了,他們一定也會覺得很酷的,想想都覺得興奮!”

所有人都沉默了。莉莉最後忍不下去,開口指出:“詹姆,你好像變.態。”

“……莉莉,我是你丈夫。”詹姆的表情僵在原地。

莉莉的反應是給了他一對白眼,而小哈利也很應景的咧開嘴毫不客氣的嘲笑着他的父親。

西里斯沉默了一下,他也說:“其實我也覺得很酷。”然後被詹姆斯攬着肩膀狂拍,表情都在說‘不愧是我好兄弟’。

莉莉當場就橫了他一眼:“嘿!”

“嗯,也許我們十年後可以嚇嚇亞瑟和茉力他們。”萊姆斯也很正直的提意見,“畢竟艾維你現在不會變老,這一定很有趣不是嗎?”

這次沒還輪到莉莉說話,艾維拉也很嚴肅的開口了:“我覺得這計劃可行,對了他們好像生了第五胎了,對吧?叫羅恩還是羅哈德?或許我可以先和他們做朋友。”

一心想要爭自己朋友的莉莉覺得自己一口氣喘不上來——她怎麼就忘了呢!在某些時候艾維拉簡直和詹姆他們一樣討厭! 埃斯梅正在院子裏給自己的‘花’‘花’草草澆水。愛麗絲在屋子裏‘逼’愛德華換下他今天身上穿的那件白‘色’襯衫——她認爲他今天不應該這麼穿,但愛德華不理她,因爲他知道,一旦他開始換了,那麼他就得‘花’一個下午的時間去換那幾件破衣服了。而很明顯,愛德華的舉動讓愛麗絲很不滿。

“愛德華!我可是你的妹妹!你不應該稍微聽聽你妹妹對時尚的意見嗎?”愛麗絲叉着腰,自己那即使踮起腳也得擡起頭看愛德華的身高讓她忍不住氣悶。

愛德華嗤笑一聲:“但這不代表我得用一個下午的時間去換它,愛麗絲。也許你該看看賈斯帕的衣服。”他毫不猶豫的將自己兄弟拉下水,反正他會樂意的不是嗎?

愛麗絲眯起眼,視線突然變得朦朧起來。愛德華微微偏頭,與愛麗絲對視了幾秒鐘之後,兩人同時奔向後院。

“埃斯梅!”愛麗絲歡樂的叫着,“你收到信了嗎?!”

埃斯梅停下手中的動作,她有些疑‘惑’:“信?我沒有收到信,親愛的。”

“哦!那也許待會。”愛麗絲雙手‘交’叉,表情期待的看着不遠處的天空,“愛德華,那個小沒良心的終於記起給我們寫信了!”她很歡快,自從他們的小妹妹走以來,她第一次那麼歡快。

在她的話音剛落,上面的窗戶就被一把推開,一個人跳了下來站在愛麗絲與愛德華的面前。

“哦,羅莎莉,你也和我們一起等信嗎?”愛麗絲大大的笑着,歪着頭,她是那麼的開心——感覺好久沒有那麼開心過了。

被直白點出了心思的羅莎莉臭着臉站到愛德華的旁邊,但是她並沒有反駁。緊跟着,埃美特也出現攬着她的腰一起等。

埃斯梅笑了,她這才反應過來愛麗絲看到了什麼,她放下手中的活,也走到她的孩子身邊陪他們一起等着。

他們都很想念她。

吸血鬼的視力讓他們很容易就看到了從遠處飛過來的一個小黑點——愛麗絲的神‘色’越來越明亮,愛德華嘴角勾起的笑意也那麼明顯。羅莎莉甚至開始抱怨爲什麼那隻小東西飛的那麼慢,但埃美特安撫了她。埃斯梅笑着看羅莎莉:“你不能要求它們和我們一樣,羅莎莉。”

也許過了十幾分鍾,小黑點終於‘露’出了它完整的樣貌。它有着灰白相間的羽‘毛’,圓圓的腦袋與圓圓的眼睛,在它的嘴裏,叼着一份有它身體一半那麼大的信件。

但很快,卡倫一家發現出了點小問題。

那隻貓頭鷹明明已經飛到他們屋子前面了,但卻突然掉頭飛快的飛走——比它飛過來的速度可快多了!所有人面面相覷一會兒,還是愛麗絲突然高聲喊了一句:“抓住它!”中回過神來。